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火村有栖川衍生-與有栖共渡的三日

總算處理完研究生的麻煩問題,有匆匆從學校趕過來的時候,有栖已經坐在店裡了,身旁放著一只伊勢丹百貨的紙袋。

此時,有栖正津津有味地看著小說,那時而點頭時而驚訝的模樣總能讓我剎時分神。

「先生,你要進店裡嗎?」

一回頭,站在我身後的女子表情十分不耐可能站了很久,我連忙打開玻璃門,讓她先進。

門口的鈴噹聲引來有栖的注意,他抬起頭隨即朝我揮了揮手。

「唷,火村。」

「有栖。」

有栖一如既往,用十分有活力的大阪腔向我打招呼。

我就座後,向服務生點餐,今天吃的是京都一間新開的西餐廳。因為約在京都,餐廳由我負責挑選,這是我倆不成文的規矩。

「我剛剛來的時候還在門口猶豫是不是這間餐廳呢,看起來還真高級啊,你怎麼會選這間餐廳呢?」 

約在大阪的時候,有栖總省事地固定那幾家店輪替,而我還是會花點時間打聽,像今天這家店,是我聽到班上女同學在聊天時推薦的,說是學長帶她來吃,還向她告白,渡過了浪漫的一夜。

當然,這些跟有栖說了他也不會懂的,我甚至可以想像得到他笑著吐槽說,那你邀我這個男的來吃多浪費啊。

我喝了口白開水,好整以暇地說,「剛好看到這間餐廳開在學校附近,約這邊比較方便。」

「結果你還是遲到了,」有栖輕笑了幾聲,「升上副教授真的很忙喔。」

「剛剛要離開的時候有研究生來找我……你真的這麼在意的話,這頓飯就我請客吧。」

有栖聞言猛搖頭,「哎哎!那怎麼行,今天是慶祝你升上副教授耶,說好要讓我請客的。而且之前我得獎的時候你不也請我吃了頓大餐?對了對了,我還準備了禮物喔!」

有栖話音剛落,穿著黑背心黑領結的服務生即端著前菜來到桌前,他笑著說,那就吃完飯再給你驚喜好了。

我下意識地瞥向那個紙袋,京都車站的伊勢丹百貨裡能買來送給成年男性的禮物就那幾樣,實在稱不上什麼驚喜。

即使如此,我還是期待著他拿禮物對我說「恭喜你升上副教授」時的模樣,這份心情太過濃烈導致主菜顯得食而無味了。

「這邊的菜還蠻好吃的,偶爾吃西餐還是不錯的嘛。」

有栖大啖完鴨胸主餐,饜足地抿了抿嘴,等待甜點上桌的空檔就忍不住稱讚。

其實我原本對女大學生推薦的餐廳還有點忐忑,本來想找個機會來試吃,但實在是抽不出時間,看著有栖臉上滿足的神秘,總算是鬆了口氣。

「對了對了,禮物!」有栖倏地想起這件事後,連忙把紙袋拿給我,眼睛瞇成月牙形狀,「火村,恭喜你升上副教授。快打開來看看吧。」

我打開紙袋,從裡面拿出一個包裝精緻的長方形盒子,小心翼翼地撕開膠帶後,是一只沉甸甸的深藍色方盒,上面燙著某文具大廠的LOGO,掀開盒蓋,禮物終於現身,是一支鋼筆。

竟然是一支鋼筆,有栖絕對不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

我一時忍俊不住的表情,馬上引來送禮者的抱怨。

「有什麼好笑的?我挑很久耶——」他皺著眉道。

「有栖,你知道送鋼筆是什麼意思嗎?」

「咦?什麼意思?」

「用鋼筆當禮物送給對方,通常是長輩送晚輩,要對方好好努力學業的意思。」

有栖發出大聲驚呼,引來服務生的注意,他連忙搖搖頭,降低音量,「我、我真的不知道有這個意思……實在是不知道要送什麼才好,剛好看到鋼筆專櫃,就想起以前我們法學部有個教授總喜歡拿著一支鋼筆,害我覺得好像要有支筆,才看起來就有教授的樣子……火村,我不是那個意思你知道吧?」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你是什麼意思,是你總不知道我是什麼意思。

「先不談那個的話,那支筆看起來不錯吧?」

我拿起來試握了一下,的確重量適中,造形也典雅精緻,「真的很不錯。」

「對吧,你可以拿來改學生的報告之類的,應該很實用吧。」

我揚了下嘴角,又忍不住欺負他,「現在學生的報告都交電子檔了,我用到筆的機會搞不好比你還少喔。」

「比我還少?怎麼可能!我也都用電腦寫小說啊。」

「有栖川老師會辦新書簽名會啊,我可不會。」

有栖一聽就洩了氣,扁著嘴說,「火村你別挖苦我好嗎,雖然出道了,但我知道自己可不是什麼暢銷作家,哪會辦簽名會啊。」

「以後總有可能吧。」

他輕嘆口氣,「別說那個了,來想想你還有什麼機會會用到鋼筆好了……嗯,開始寫日記如何?」

在筆記本上隨手記下今天發生的事情,泰半都是有栖的事,用他送我的筆,寫著他的事,似乎也算是某種回饋。

我把鋼筆好好地收進盒中時,聽見後方有栖翻身的聲音。

說是明天想在京都取材,便在我這裡住了下來,還比房間的主人更早就寢,一切顯得如此理所當然。

我走到他身邊,藉著書桌抬燈的燈光看著那張不受歲月影響的娃娃臉。

方才寫下的那些,遠遠不及我現在的心境。

隨筆記事第二天,依舊用他的筆,寫下他的事。

早上我回學校研究室處理事情,有栖也跟著我,說想去圖書館查資料,我笑他在學時期都沒這麼認真。

下午陪他走了幾條路散步當取材,有栖似乎還是沒什麼靈感,十分苦惱的樣子,我便提議去居酒屋吃飯。

有栖今天喝多了,還是睡在我家,回到家時篠宮婆婆還嚇了一跳,說是第一次看到喝得這麼醉的有栖川老師。

我倒是看過很多次,第一次是驚喜,第二、三、四次……就是一次比一次更艱難的苦難。

這次想把他放在鋪好的床上,他卻一手硬是要拉著我的衣服。現在也是,所以我只好靠在他身邊寫著今天的隨筆。

要我好好努力忍受你嗎?其實你是這個意思吧,有栖。

翌日,有栖醒來就說想到了一個絕妙的點子,迫不及待地想回家坐到電腦面前打字。

我拿他沒辦法,只好謊稱也要去那附近買東西,陪他到車站。

「火村。」臨去前他語氣慎重地叫住我的腳步,表情也異常認真。

「你能這麼快升上副教授,我真的替你高興,那個……」有栖用手指捲了捲落在耳邊的頭髮,也不正眼看我,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升上副教授、工作穩定的話,你的心情也會輕鬆許多吧。」

「心情輕鬆?什麼意思?」

「就……」他支吾了一會兒,還是全盤傾出,「就我之前一直覺得你好像心情不好,還有點煩躁,跟我講話的時候常常皺眉,或是用很嚴肅的表情不知道在想什麼……我想說你可能是為了升等的事在苦惱吧,這種心情我能理解,我之前邊投稿邊工作也是這樣,不知道要不要繼續正職的工作,想專心寫作又怕辭了養不活自己,要是沒得獎沒辦法出道怎麼辦。我聽說有人當助理教授十幾年的,而且助理教授薪水也不穩定……」

我在心底深深嘆了一口氣,被誤會成這樣,也只能苦笑地看他繼續誤會下去吧。

「嗯,心情真的輕鬆不少。」

有栖笑道,「我得獎的時候也是這樣,像是脫掉被在身上的五公斤盔甲一樣。」

「不過現在我有了新的壓力了。」

「什麼壓力?」

「就不跟你說了,以免造成你的壓力。」

「啊?火村!」

用那支筆寫你的事,怎麼寫也寫不完,沉重的壓力啊,有栖。










《與火村共渡的三日》

〇月十三日

去京都找火村,慶祝他升任副教授,想禮物想好幾天了,終於在今天早上有了靈感,鋼筆!

結果被火村吐槽說鋼筆是晚輩送長輩的東西,失策。

不過,這個小插曲也許可以用在小說裡,火村常常帶給我靈感。

〇月十四日

在京都尋找下一部作品的靈感,一無所獲。

ps.昨晚借宿在火村家,入睡前好像看到他拿著鋼筆在書桌前寫什麼,他喜歡這個禮物真是太好了。

〇月十五日

想到靈感了!

主線是個有關鋼筆的故事,男主角總是用女主角送的鋼筆寫下對她的思念……




-------

有點微妙的短篇,其實只是想寫鋼筆哏(爆)

 日劇的漥田アリス好可愛啊,大家快去看日劇!!

 最喜歡SP的最後一集,劇中曲還洗腦我好幾天orz

題名來自柯南的《與服部平次共渡的三日》 

但內容完全無關(爆)





评论(1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