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旅狐 END

第二次昏迷期間,柴原其實是有知覺的,只是他全身癱軟連眼皮都張不開。


但是,他知道本間扶著他搭纜車,途中工作人員親切關心,差點就要搭雪地救難摩托車下山。下山後,本間遇到和田跟新垣,本間說他不舒服,先開車載他回民宿休息。他不奢望新垣起疑心,但連和田都沒有多問一句話,就目送本間帶著毫無行為能力的他離開,若本間想對他做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啊,他可不想成為長野縣未偵破刑案之一。


心寒膽戰了十分鐘後,本間真的載他回到民宿,讓他躺在床上,還幫他蓋好被子調好暖氣。


他本想先好好睡上一覺,這樣才有力氣起來逼問本間或與之對抗。可是,躺了一陣子非但無法入眠還全身發熱,腦漿快被煮沸,四肢酸疼。...

旅狐 16

「功二、功二……功二!」


雙頰被人用力拍打了好幾下,柴原從疼痛中猛地清醒過來,睜眼就看到本間的手還想往自己臉上招呼。


「等、等等——」


他趕緊出聲,本間才放下手,「太好了,我還以為你昏過去了。」


「我不是被雪埋……咦?」柴原用手撐著雪地坐起,神情恍惚地看著本間,又望了下四周,最後低頭盯著身上少許的片片雪花。


方才到底發生什麼事?雪崩只是自己幻覺嗎?也許是,因為連滑雪板都還好好地在自己腳下。


「剛剛真的嚇了我一跳,你怎麼忽然跌倒了呢?」


「我剛剛倒下去後,過了多久?」


「多久?沒多久啊,我滑過來拍拍你的臉就醒了,頂多一分鐘。」


柴原心想,...

旅狐 15

隨著纜車往上爬,高度緩緩攀升,風雪竟也跟著增強,當柴原抵達進階雪道起點時,能見度已大幅度降低,若不是有纜車設施等人工建築物當標的,眼前就是一片分不清東西南北的雪白。


柴原跳下纜車行經工作人員身旁,聽見他們在討論待會要不要封閉雪道,讓他不自覺地加快腳步,要是還沒滑到就被趕下山那就太吃虧了。


柴原就定位準備把腳固定在滑雪板上,戴上護目鏡,正要往前滑動時,就聽見本間的聲音。


「連路都快看不到了,好像有點危險啊。」


柴原轉頭看到不知何時跟了上來的本間,還自詡為保護者的模樣,便賭氣似地道:「這點風雪沒什麼啦。」


他沒多想,下一秒就使勁往前滑動,整個人衝入遍布雪花的滑道中...

旅狐 14

新垣走到屋外,看到青木、小笠原在玩丟雪球,高興地加入戰場。他頂著前高中棒球王牌投手的氣勢想要一打二,卻意外大敗,被小笠原道場的師徒一陣連擊無力抵抗,而且他覺得手指沒什麼感覺,好像快凍傷了。


新垣見柴原打開引擎熱車時便趕快鑽進車內取暖,但打開門一腳才剛踏上車,就被柴原斥退。


「你的手套、外套上都是雪,在外面抖一抖再進來啦,等下整個座椅都濕的。」


新垣苦著臉在車邊抖雪的時候,本間跟和田亦從民宿裡走出,相談甚歡,柴原皺眉心想這兩個人一定認識吧。


和田一上車,柴原便隨口跟他聊了一下天氣,最後才裝作不經意似地問道。


「你剛剛跟本間在聊什麼?」


這問句鑿刻得太明顯,...

旅狐 13

「師傅——下雪了!」


「昨天不就看到雪了嗎?」


「但今天雪從天上飄下來了啊。」


柴原一大早就被窗外幼稚的『父子對話』吵醒,他走到窗邊,用袖口擦了擦結霧往外看,巨幅美景躍然眼前,雖然飄下著細雪,但遠方的天空仍是清澈的藍色,襯托出北阿爾卑斯山連峰白雪靄靄,擁有如秘境般的神聖之美。


事實上,北阿爾卑斯山連峰裡有許多山巒都是古代民俗信仰的對象,如飛驒山脈北部的劍岳,除了被日本登山界稱為是國內最難爬的山以外,在當地信仰裡,相傳山神為天手力男神,劍岳更被視為針山地獄,禁止攀登。


「原來這就是打雪仗啊,師傅看我這球!」


柴原低頭看向那對拿雪球互丟的『父子』,還真是蠢得...

旅狐 12

柴原回到屋內,才發現這多災多難的一天還沒結束,民宿老闆告知六人房的暖氣壞了。


「這種天氣沒有暖氣應該會一覺不醒吧。」失意得快、振作也快的新垣苦笑道。


「一覺不醒就算了,應該會冷得無法入睡。」柴原已暗自打定注意,下次說什麼都不要跟這群人出門了,這楣運太可怕。


「當然不會讓客人們住沒有暖氣的房間,」老闆賠笑地拿出三間房間鑰匙,「已經幫各位空出了三間雙人房,當然不加價。」


柴原接過鑰匙後看向大家,「怎麼分配?」


「我跟和田一間。」


「我不能跟青木一間。」


「我要跟師傅一間。」


「除了新垣,我跟誰都可以。」


「可以的話,我想跟功二同一間。」...

旅狐 11

五人終於集結,準備再次出發時,小笠原說什麼也不願意坐在青木身邊,便跟和田換了位子改坐助手席。


青木眼巴巴地看著師傅離開身旁,只得從後面接近助手席的靠肩處,把下巴放在上面,努力吸取師傅的能量(?)。


小笠原頭也沒回地深深嘆了口氣,「青木,坐好,繫好安全帶。」


青木聞言仍依依不捨地黏在助手席上,和田忍俊不住地拉著他,青木這才乖乖地坐好,但死命瞪著助手席背後,彷彿看久了師傅就會被他的執念吸引過來。


柴原從後照鏡看到青木的表情,還是忍不住問了句。


「你跟你徒弟是怎麼了?」


小笠原雙手合掌請求他,「拜託,不要問。」


「這是什麼一生的請求嗎?」


他打趣地...

旅狐 10

「能洗清我的冤屈真是太好了——」


新垣走出休息站辦公室,緊繃的身體放鬆了下來,把剛剛手心冒出的冷汗往褲子上擦了擦。


「我本來以為你留在休息站這件事就已經很誇張了,結果還被誤會成偷狗賊。」


柴原看著新垣頻頻搖頭,方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後,他整個傻眼,那名大嬸人贓俱獲咬定新垣要偷他的愛犬,除了新垣從和田拿給他的錢包裡找到駕照證明身分外,柴原也拿出警察證,強調新垣是他的朋友為他的人格擔保,此事純屬意外,大嬸才在新垣連番低頭的道歉聲中原諒了他。


「我自己也覺得比電視劇還誇張,那麼多的巧合就被我碰上了。」


剛好大嬸的休旅車跟柴原的新車長得像、剛好大嬸也沒鎖門、剛好他打開...

旅狐 9

新垣怎麼沒想到,只是下車去上個廁所回來,自己就陷入人生最大的危機之中。


方才,新垣看到原本停著車的地方只剩畫在地上的白線框,不作二想就覺得是走錯排了,休息站停車場這麼大,剛剛還看到美女晃了神,一定是自己搞錯位子了,總不可能是柴原他們丟下他就開走了吧,哈哈哈。


新垣不疑有他地走到另一排,邊走邊探頭尋找柴原的車,恰巧與剛剛同一列的停車格裡正停著一台休旅車,他早上宿醉,記不得柴原的車型品牌車號,但顏色好像差不多,果然是自己搞錯排了。


新垣試著打開車門看看,發現它並未上鎖,那應該就是柴原的車了吧,因為他剛剛離開的時候沒有鑰匙無法上鎖。


當他高興地拉開門的時候,一道黑影忽地從...

旅狐 8

兩人在休息站自助用餐區的靠窗處找到位子,柴原投了罐熱拿鐵,問本間要喝什麼,但他頹喪搖頭表示不用了。


柴原喝了一大口後,把鐵罐放在一旁,雙手交握抵在下巴處,擺出嚴肅的表情。


「事情一件一件來吧。」


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柴原覺得自己活像在偵訓室裡詢問嫌犯似的,雖然身為小派出所巡警的他從來沒有過這種經驗。


本間雖然沮喪,但仍堅定地看著對方,也有種既然如此,就把事情交代情楚的意圖。


「你那天為什麼要開奶奶的車離開?」


「因為我答應千代了……」


千代是柴原奶奶的名字,本間與奶奶平常都以名字相稱,柴原第一次聽到的時候還覺得很奇怪,後來聽久也就習慣了。


如今...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