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御手洗電影版啊…

朋友幫拿了小海報,但沒有堂本光一石岡君O_Q


御手洗衍生-密室之謎

頭痛。


頭上傳來陣陣鈍痛。


更正確地說,好像有人拿鐵槌在我額頭上猛毃似地……好痛。


記得曾聽御手洗說過,在中世紀會把精神病患腦前葉割除,讓他們無法再做出異於常人的行為。人類之所以為萬物之靈,乃是因為我們會思考,而腦前葉正是司管思考的區域。


被割除腦前葉的精神病患無法思考,殘存最基本的生活模式活著,他們也失去了感覺、失去了喜怒哀樂。


我承受著巨痛的同時,莫名地想,若是失去腦前葉的話,我就不會再流淚了吧……


思及至此,我緩緩睜開眼,疼痛像照射到陽光的濃霧般漸漸散去。...


加印小調查

感謝各位太太這些日子的支持

以前出過火村跟御手洗本,但火有2本完售了,御手洗剩一點點XD

想說趁這次機會問有沒有人想要

如果超過數量就會考慮加印&找代理~~~

一本大概40RMB上下,除了文會收以外,有2本還加畫了四格漫 XDD

若有意願的話,請幫我留個言(包含想要的本跟簡體或繁體),謝謝^^

例:火有+1、御石+1,簡

      火有+1、簡繁都可

[衍生] [御手洗系列] 雪地事件 V END

早上,是脊椎最尾端往上數的第五節脊椎把我痛醒的,為什麼知道得這麼詳細?因為就是
真的痛得那麼清楚地知道是哪一節在痛啊!

雖然昨晚的荒唐後,還有印象御手洗起身煮開熱水,弄成溫水後幫我清洗那邊,這點程度
的紳士他還是有的,免去了肚子痛之苦,但腰痛卻是每次都會伴隨的,而且這次的痛楚更
劇。

趴著還不想起身的我左右環視著室內,沒看到御手洗的身影,而且睡袋、行李什麼的都收
得好好,好像待會就要回去似的。

說到回去…也沒聽到外面昨晚整夜的風雪呼嘯聲了,放晴了嗎…?

接著,門口傳來木頭摩擦的聲音,門被打開了,和煦的暖陽也照射進來,我的眼睛不禁自
然反應而瞇著,御手洗從門口走進來,背著光,整身的輪廓線會讓人聯想...

[衍生] [御手洗系列] 雪地事件 IV


如果世界末日就是明天,那麼就算今天殺了人也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了吧?也因此,在
山中小屋裡做這件事我也沒有什麼罪惡感跟羞恥感,甚至比平常還要投入了更多熱情,幾
乎可以說是放縱了,把身心都交給眼前這個男人…

因為明天也許就是世界末日。

燈光是放在旁邊地板上的油燈,不知道為什麼,這種忽明忽暗的光線打在人體身上更有情
慾的味道,音樂是來回呼嘯的風雪聲,室外的溫度大概是零下三十,但室內裡人的體溫卻
是它的正反差。

二人脫去身上所有的衣物後,卻不覺得寒冷,觸摸我身體的手指異常的炙熱,御手洗雙手
撫著我的腰,上下來回。

「上次的腰傷還痛嗎?」他不合時宜的問著。


http://www.cwbgj.com/content...

[衍生] [御手洗系列] 雪地事件 III

「會痛嗎?」御手洗用極溫柔的語氣問著我。


我起先還愣了一下,這麼溫柔的御手洗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唔,應該說『這麼溫柔對我的

御手洗我是第一次看到』,因為御手洗對狗也都是很溫柔的。


「沒什麼感覺耶?」


御手洗方才看到我凍傷後,馬上出門挖了點雪,放進滾燙剛煮開的熱水裡,讓水溫變低一

些,再把我的手放進水裡溫熱。


然後他又往背包跟櫃子上找著有沒有醫療用品,接著把泡了大概十五分鐘的我的手移出,

神情還是很凝重地看著傷勢,接著上藥,然後細心地一根一根手指頭包紮,這還是我第一

次看到御手洗做醫療方面的事,雖然知道他曾讀過醫學系,對這方面也了解頗深,但也只

是在他推理時提過醫...

[衍生] [御手洗系列] 雪地事件 II

在白色的迷霧中,我看到了一個身穿白袍,很熟悉卻又很遙遠的身影,「它」像飄的一樣

靠近我,我微瞇著眼睛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是我好幾年前就上了天國的奶奶,奶奶對我面

露慈祥的微笑,還伸出她那佈滿皺紋的雙手,像是要帶我過去雲的彼端。


原來電影跟卡通裡演的都是真的啊,快要上天國時都會有親人來迎接…


就這樣上天國似乎也不錯,凍死聽說是最美麗的死法…反正那個人一定也不會為我的死流

淚吧,還說要幫我辦葬禮呢!


奶奶越來越靠近我,我也正準備跟著她一起離去時,奶奶突然二手捧著我的臉,啊,一定

是太久沒看到我了,奶奶的臉離我越來越近,她從以前就有老花眼,大概看不清我的臉想

再靠近點看,奶...

[衍生] [御手洗系列] 雪地事件 I

白色的山、白色的樹、白色的大地,看到的東西沒有一樣不是白色。


我無奈地望向前方,視線所及,沒有一處不是白色的,為什麼我會站在這個地方呢…我不

禁自問。


■■■


全日本最高的山是富士山,山頂終年都覆著雪,不過日本也有很多山地也是幾乎一年一半

以上的時間都覆雪的,這座山就是其中一個。


而為什麼我會站在這裡呢?還不都是我的那個偵探友人,接手了一個案子說要我在寒冬時

來這個終年覆雪且時常有暴風雪的山上查驗不在場證明,我當然氣呼呼的回他『為什麼你

不自己去?』


友人只是右眉擠右眼,左嘴角拉高,用他好聽的男中音說:「石岡君,我需要在溫暖的地

方思考。」


我用力...

[衍生][御手洗系列] 三個助手的對話

主要是御手、火有、草湯插花 XD


--

「歡迎光臨!」居酒屋老闆從丹田發聲,生怕進來的客人沒有聽到似的。

人來人往、熱鬧的居酒屋裡,在吧台的座位上卻坐著三個被烏雲籠罩的男子,各自喝著悶酒,三人形成旁人難以接近的結界。

坐在最右邊的男子,身穿制式的淺灰色西裝,黑色短髮,擦亮的皮鞋,看來就有種公務人員的味道。

最左邊的男子則與右邊的男子相反,穿著輕便的襯杉加T恤和刷白且膝蓋處撕破的牛仔褲,略長的頭髮,有著從事自由業或作家的味道。

至於中間的男子,頭髮長度是其他兩人的平均值,穿著白色襯衫,膚色也跟衣服一樣白皙,帶給人一種居家好男人的感覺。有種藝術工作者的味道。

「唉……」三人異口同...

[衍生][御手洗系列] 一個餐廳女服務生的證言

《Ferris Wheel》相關作


---


我叫繪理,今年十七歲,高中二年級,目前在橫濱馬車道的這間名叫Cat's Brain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家庭餐廳打工,其實平常不缺花用,只是為了賺明年暑假去台灣玩的旅費才開始打工。


平常工作還蠻輕鬆的,從下午五點到晚上十點,假日的話只有幫人代班時才會來。若有私事,店長也很寬鬆地讓我們調班,時薪的話……算是比一般高了。


店裡面除了我以外還有四、五個女工讀生,廚師二名,店長則負責咖啡跟飲料的部分——說到我們店裡的店長……他可是個大光頭喔,而且身材壯得跟摔角選手有得比,我第一次來面試時還嚇了一大跳,好不容易緊張地說完自我介紹後,他就突然冒...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