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御手洗電影版啊…

朋友幫拿了小海報,但沒有堂本光一石岡君O_Q


加印小調查

感謝各位太太這些日子的支持

以前出過火村跟御手洗本,但火有2本完售了,御手洗剩一點點XD

想說趁這次機會問有沒有人想要

如果超過數量就會考慮加印&找代理~~~

一本大概40RMB上下,除了文會收以外,有2本還加畫了四格漫 XDD

若有意願的話,請幫我留個言(包含想要的本跟簡體或繁體),謝謝^^

例:火有+1、御石+1,簡

      火有+1、簡繁都可

[衍生] [御手洗系列] 雪地事件 IV


如果世界末日就是明天,那麼就算今天殺了人也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了吧?也因此,在
山中小屋裡做這件事我也沒有什麼罪惡感跟羞恥感,甚至比平常還要投入了更多熱情,幾
乎可以說是放縱了,把身心都交給眼前這個男人…

因為明天也許就是世界末日。

燈光是放在旁邊地板上的油燈,不知道為什麼,這種忽明忽暗的光線打在人體身上更有情
慾的味道,音樂是來回呼嘯的風雪聲,室外的溫度大概是零下三十,但室內裡人的體溫卻
是它的正反差。

二人脫去身上所有的衣物後,卻不覺得寒冷,觸摸我身體的手指異常的炙熱,御手洗雙手
撫著我的腰,上下來回。

「上次的腰傷還痛嗎?」他不合時宜的問著。


http://www.cwbgj.com/content...

[衍生] [御手洗系列] 雪地事件 III

「會痛嗎?」御手洗用極溫柔的語氣問著我。


我起先還愣了一下,這麼溫柔的御手洗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唔,應該說『這麼溫柔對我的

御手洗我是第一次看到』,因為御手洗對狗也都是很溫柔的。


「沒什麼感覺耶?」


御手洗方才看到我凍傷後,馬上出門挖了點雪,放進滾燙剛煮開的熱水裡,讓水溫變低一

些,再把我的手放進水裡溫熱。


然後他又往背包跟櫃子上找著有沒有醫療用品,接著把泡了大概十五分鐘的我的手移出,

神情還是很凝重地看著傷勢,接著上藥,然後細心地一根一根手指頭包紮,這還是我第一

次看到御手洗做醫療方面的事,雖然知道他曾讀過醫學系,對這方面也了解頗深,但也只

是在他推理時提過醫...

[衍生] [御手洗系列] 雪地事件 II

在白色的迷霧中,我看到了一個身穿白袍,很熟悉卻又很遙遠的身影,「它」像飄的一樣

靠近我,我微瞇著眼睛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是我好幾年前就上了天國的奶奶,奶奶對我面

露慈祥的微笑,還伸出她那佈滿皺紋的雙手,像是要帶我過去雲的彼端。


原來電影跟卡通裡演的都是真的啊,快要上天國時都會有親人來迎接…


就這樣上天國似乎也不錯,凍死聽說是最美麗的死法…反正那個人一定也不會為我的死流

淚吧,還說要幫我辦葬禮呢!


奶奶越來越靠近我,我也正準備跟著她一起離去時,奶奶突然二手捧著我的臉,啊,一定

是太久沒看到我了,奶奶的臉離我越來越近,她從以前就有老花眼,大概看不清我的臉想

再靠近點看,奶...

[衍生] [御手洗系列] 雪地事件 I

白色的山、白色的樹、白色的大地,看到的東西沒有一樣不是白色。


我無奈地望向前方,視線所及,沒有一處不是白色的,為什麼我會站在這個地方呢…我不

禁自問。


■■■


全日本最高的山是富士山,山頂終年都覆著雪,不過日本也有很多山地也是幾乎一年一半

以上的時間都覆雪的,這座山就是其中一個。


而為什麼我會站在這裡呢?還不都是我的那個偵探友人,接手了一個案子說要我在寒冬時

來這個終年覆雪且時常有暴風雪的山上查驗不在場證明,我當然氣呼呼的回他『為什麼你

不自己去?』


友人只是右眉擠右眼,左嘴角拉高,用他好聽的男中音說:「石岡君,我需要在溫暖的地

方思考。」


我用力...

[衍生][御手洗系列] 一個餐廳女服務生的證言

《Ferris Wheel》相關作


---


我叫繪理,今年十七歲,高中二年級,目前在橫濱馬車道的這間名叫Cat's Brain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家庭餐廳打工,其實平常不缺花用,只是為了賺明年暑假去台灣玩的旅費才開始打工。


平常工作還蠻輕鬆的,從下午五點到晚上十點,假日的話只有幫人代班時才會來。若有私事,店長也很寬鬆地讓我們調班,時薪的話……算是比一般高了。


店裡面除了我以外還有四、五個女工讀生,廚師二名,店長則負責咖啡跟飲料的部分——說到我們店裡的店長……他可是個大光頭喔,而且身材壯得跟摔角選手有得比,我第一次來面試時還嚇了一大跳,好不容易緊張地說完自我介紹後,他就突然冒...

[衍生] [御手洗石岡] 里美的告白

我喜歡石岡老師。

第一次在龍臥亭見到他時,我就對這個從熱鬧都市來的小說家產生好感,他的長像十分誠
懇、爾雅溫文,說話的樣子也是,跟你說話的時候,許久未曾勞動過的白晰雙手交疊在桌
前,那對溫柔而和藹的眼睛和眼角邊微微的細紋都給人一陣微風輕撫過的感覺。

從他的相貌就可以看出他的個性,有別於我對都市人的印象,他簡直比我們這些鄉下人還
要質樸。

在《龍臥亭事件》時的石岡老師,雖然有時候感覺得出來他不太有自信、像在害怕什麼,
他總是說他不是他書裡寫的那個名叫『御手洗』的人,但在解決事件的時候,我覺得他的
能力絕對不亞於他。

在老師要離開的時候,複雜的心情驅使我上前吻了他。

除了感謝以外──也許我那時候是...

[衍生] [御手洗系列] 夏天河堤的約定


但是眼前這個男人,卻讓我有相識已久的錯覺。

或許我跟他真的本來就認識了,所以剛才他初見我的時候,表情似乎有點微妙。

                  《異邦騎士》-島田莊司



■■■

1956.夏.橫檳

那是個異常炎熱的午後,在橫檳市的某個大宅邸門口突然衝出個小男孩,看起來莫約七、
八歲,有著一頭捲髮,穿著高級布料做成的白襯杉,領口的地方被汗水濡溼了,他手裡抓
著一個項圈,頭也不回地往前跑去。

父親原為公職,戰後任職音大,母親則是東大的數學教授,很難說明這個七、八歲的孩子
有多麼聰穎,要舉個實際的例子的話,就是他日前才完整地推理出連大人都想不出個所以...

[衍生] [御手洗系列] 案件.兇手.情人節

OOC注意XD


--


比起案件之後吹毛求疵的偵探,兇手的行為雖不讓人讚揚但他的智慧卻是令人欽佩的,整
個案件中,唯一發揮了無比的獨創性與過人頭腦的,不是偵探,是兇手。

雖並非我情我願,我卻常扮演前者這個角色,實際上我的血液裡,應該是流著後者的。

今晚,我就要實踐。

案件-情人節事件
兇手-御手洗 潔

犯案過程及動機請容我在以下描述。

■■■

闔上閱畢的報紙,我走進廚房,在犯案前必需勘查地形是連小學生都知道的常識。

「石岡君,你在做什麼?」其實不用問我也知道他在做什麼,看著冰箱裡還剩下什麼,並
把缺的寫在記事本上,明天要出門採購日常生活用品,所以問這個問...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