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旅狐2


小笠原愁眉不展地走進店裡,身旁的青木像個怕走丟的小孩拉著他的外套衣角跟進,表情與小笠原成正相反,滿面生春地笑著,兩邊臉頰微微泛紅。

「柴原?」小笠原看到柴原有點詫異。

「小笠原來吃午餐的話有點晚了,本日定食都賣完了喔。」

小笠原搖頭道:「我是來找和田的。」

吧檯只剩一個位子,小笠原便走向窗邊的位置坐下,青木也跟著就座。不過,他一坐下來,小笠原便出聲。

「青木。」

「師傅,什麼事!」

「你坐對面。」

青木硬是跟小笠原坐在同一側,屁股緊貼,仍穿著羽絨衣外套的兩人看起來就像兩顆巨大不同口味的大福塞在同一個格子裡。

「咦——可是——」

小笠原不給青木辯解的機會,重複了一次命令後,青...

旅狐 1


我捧著三束玉米僵直著身體站在原地,撐著眼皮,一瞬也不敢鬆懈,與前方的生物直視。

那隻狐狸站在玉米田中,背上蓬鬆的橘黃色毛皮在太陽下閃閃發亮,比旁邊熟成飽滿冒出頭一顆顆玉米粒還要耀眼。

三角型覆蓋著黑毛的耳朵不經意地抖動,尾巴也跟著搖晃起來,如一枝沾了墨水的大楷毛筆在地上揮毫,卻不留痕跡。

狐狸的確看到我了,卻毫不在意我的存在。

牠開始四處走動,既沒有要用餐的意思,也沒有想逃走的意圖,就像散步似地,彷彿穿了黑色小靴子的四肢優雅地穿梭在玉米田間。

這是我從出生以來,第一次近距離觀察狐狸。以往都只能看到牠們盜走食物後留下的殘局,以及大人們的對牠們惡行惡狀的抱怨。所以,當我讀到《小王子...

白兔-番外 304號室的幽靈

我住在三零四號室。


住在這裡的前三年,我乖乖繳房租,不曾有一天拖延。


從第四年起,我仍住在這裡,但一毛錢都不用付,也不會被房東趕走,每天過著愜意的生活。


唯一的困擾是,我看不到終點,我將永遠會待在這裡。


然而,像這樣平靜、無聊的日子,卻在某天被那個突然搬進來的傢伙給打亂了。


「房間看起來不錯啊。」


長手長腳、臉上都是鬍渣的男人一進來就把窗戶窗簾全打開,暖和的陽光曬進,我只得趕緊躲到壁櫥裡,留了個小縫偷看。


另一個穿著整齊西裝的男人走了進來,卻只站在玄關探...

白兔 END

天氣逐漸暖和,和田擺好菜單後,忍不住伸了個懶腰。


像這樣的好天氣實在不應該悶在店裡,應該兩個人出去郊遊踏青晒晒太陽什麼的。


『白兔』店長難得起了放長假的想法,不過,當他發現自己的主詞是複數後,隨即甩了甩頭打消這個奇怪的念頭。


走進店內沒多久,新垣也打著哈欠從後門進來,直接坐在吧台前的高腳椅上,肆無忌憚地準時打開電視。


電視畫面是他最喜歡的那部晨間劇,最近就快播到尾聲了,每天都有高潮劇情。


和田邊準備泡咖啡邊瞥著電視,「現在播到哪了?」


「和子發現他誤會陽平了!原來當年害她...

白兔 19

柴原的同事帶了本部的警官回來,準備對野村進行更詳細的偵訊,小小一個派出所擠不了那麼多人,其他不相關的人等都被請到外面。


「我跟新垣先回去了。」


和田說完就拉著新垣離開,那副見神殺神、見佛殺佛的模樣也沒人敢阻擋。


「喂喂,他們沒問題嗎?」


柴原肘擊了一下身邊的小笠原,「剛剛講到什麼以前的事,兩個人的表情都變了,真要打起來怎麼辦?新垣那麼大隻,一拳會把人打飛吧。」


小笠原倒一派淡然地說:「真的要打起來,和田店長也不一定會輸啊。」


柴原抓了抓頭,想起和田那深不可測的模樣,那...

白兔 18

柴原騎著腳踏車回到小派出所,跟同事打了聲招呼,把證物紙袋放到櫃子裡,沒多作停留轉身就離開。


半晌,小派出所裡唯一留守的警員接到電話,聽報案者說附近發生搶劫案件,便匆忙出了門。


潛伏在附近的那個人趁著所內空無一人,趁機入內,正要打開櫃子拿取證物時,身後忽有幾道陰影,他聽見有人叫了他的名字。


「野村圭一。」


柴原及和田一行等人就站在野村身後,人贓俱獲,他百口莫辯。


「原來是你做的……」


對於眼前這個殘忍殺害動物的人類,和田憤怒至極,甚至有了以牙還牙的念頭。可是,明明新垣也做了一樣的事,為什麼...

白兔 17

和田重新戴上黑色隱形眼鏡後,便與小笠原、青木一行三人來到『汪汪』動物醫院。


『汪汪』動物醫院位於『白兔』咖啡店附近,院長兼唯一的獸醫師叫王郁夫。這有點奇妙的姓名組合是因為他的父母原為臺灣籍,而後歸化日本籍,仍保有原姓氏的緣故。王獸醫本身在日本土生土長,他與妻子都是咖啡店的常客,與和田熟識。


他們走到醫院門口時,跟在小笠原身後的青木臉色瞬變驚恐,突然抓著他的衣袖,不肯再前進一步。


「怎麼了?不是你自己說要跟來的嗎?」


小笠原早就跟青木說會來動物醫院,他卻硬要跟著出門,真的走到醫院門口又怕得什麼似的。


「青木...

白兔 16

「跟我來,帶你去一個地方。」


新垣沒等和田回應,就逕自轉身向前走,和田也不問他要去哪,默默地跟在那寬大的背影身後。

他們沿著鴨川往北走,接近破曉的氣溫冷冽,但新垣站在前方幫他擋了幾道寒風。

路上兩人都沒說話,和田的腦中卻運轉起回憶的跑馬燈,從現在往過去回播,他在人類社會生活的足跡歷歷在目。

幾年前和田還在東京求學、上班時,雖然課業或工作都表現優秀,人際關係也八面玲瓏,卻始終像個局外人,連同班四年的朋友都說,「和田跟我們好像是不同世界的人。」

那是當然的啊,和田在心裡暗道,因為我不是人。

跑馬燈播放到高中時期,在球場上的新垣像鑽石一樣閃閃發亮,那顆醜醜...

白兔 15

和田臉上閃過驚訝的神情,但迅速地用理智與冷靜掩飾過去,不著痕跡。


關於那一天晚上的事,和田只擁有零碎的記憶。


就像是做了一個惡夢,卻怎麼也想不起細節與流程,只記得最可怕的片段。


和田自詡在這人類社會裡,各種團體與環境他都能適應,並察言觀色、博取他人好感,以至於真的發生了什麼事,大家也不會懷疑到他頭上來。


所以,野村說看到自己對投手丘設陷阱的事,很有可能是真的。


記憶混亂的和田無從求證,只能如履薄冰地與對方談話。


「你看到了?」和田的語氣平淡得像在問對方現在...

白兔 14

西大路家的愛犬是隻喜樂蒂牧羊犬,名叫Lucy。


牠的姿態高雅,聰明伶俐,金棕色的身軀在陽光下閃閃發亮,脖子那圈白色的毛髮像是貴族的領巾,每每出現在公園時,總吸引眾人目光。


牠的血統純正,家教優良,還曾經拿過狗狗接飛盤比賽第一名,若說牠是西大路家的驕傲也不為過,因為連狗都表現得讓人不敢望其肩背,其他就更不用說了。


那天清晨,西大路家的長子醒來,在院子裡沒看到Lucy,急的叫醒爸媽,隨後他們就發現,Lucy失蹤了。


他們原本以為Lucy被人偷走了,沒想到真相更糟。


事發不到兩個小時,到公園散步...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