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新手好運氣 番外 3-5


陳宏睿走回座位時,發現溫翊妤圓潤的杏眼直盯著自己,臉上表情寫著你要走了嗎沒關係樂團忙我知道我會永遠支持你們的。


溫翊妤依依不捨的神情讓陳宏睿頓時充滿罪惡感,再怎麼說,她也是自己的忠實的歌迷。


他坐定位子,決定在溫翊嵐來之前,好好地向她道歉說清楚。


「翊妤。」


溫翊妤聞言又驚又喜,沒想到睿睿還記得她的名字,簽名簽壞了給他的打擊太大了所以記住了嗎,這也太可愛了吧。


「有件事我想先跟妳道歉。」


對方話鋒一轉,她詫異不解,為什麼道歉?簽名簽壞的事不是請她吃麥當當了嗎,還有什麼別的事?


「關於妳哥哥的事,其實……我認識他,我們是高中同學。」


溫翊妤的腦袋轟地一聲炸開,同時也把語言辨識區塊給炸壞了,陳宏睿說的字字句句她聽得清清楚楚,卻拼湊不出整段話的意思,而且狀態繼續惡化,猶如爆炸後的暫時性耳鳴,對方後來又補了幾句話,到了她耳邊都只剩嗡嗡的迴響。


她被本能驅使,心中只剩一個念頭。


溫翊妤揹起吉他跟包包,頭也不回地離開現場,像逃命似地,逃離她喜歡的偶像。


出了麥當當後,她毫無目的地往前奔,跑得累了停下來時,恰巧旁邊是森林公園,她拖著腳步走進,找張椅子坐下。


休息冷靜了半晌,方才的回憶清楚地回溯,如浪潮般來回不停拍打溫翊妤的雙頰。


睿睿是哥的高中同學?還有比這個更糟的事嗎。


難怪他會簽錯名,而且我跟哥哥名字只差一個字,搞不好他還跟睿睿說過我的名字,我們長得也有點像……


喔不,我在麥當當都講了什麼……講了哥哥的壞話。


從來沒有這麼想要時光機……


「翊妤!」


陳宏睿的叫喚聲,把溫翊妤從各種打臉懊悔中叫醒,她抬起頭看著對方,下一秒卻還是只想跑。


「別跑!拜託。」


溫翊妤放慢動作緩緩回過頭,看著她喜愛的偶像彎著腰雙手撐膝,一路追過來直喘著氣、全身汗涔涔狼狽不堪的樣子,感覺心頭有人拿刀在刮,讓偶像反過來追著歌迷跑,她該不會是史上第一人吧。


陳宏睿見對方不跑了,便放心地走到長椅坐下,正要用手揮去額頭上的汗水時,溫翊妤遞溼紙巾過來,他道了謝拿來擦汗後,她接著拿出水壺。


「要喝點水嗎?」


他暗自偷笑,其實兄妹倆一個樣,看似大剌剌,卻在小地方特別貼心。


陳宏睿繼續謝謝她的好意,拿起水壺隔空灌幾口水,技術不太好,水溢了出來,他有點不好意思地用手背擦了擦嘴角,回頭把水壺還給她。


溫翊妤紅著臉接過水壺,有點焦慮不安似地用手指摩擦著蓋子。


陳宏睿幾句話把她嚇得跑了快一公里遠,他萬分愧疚地再次低頭道歉。


「真的很抱歉,其實在麥當當的時候,應該早點跟妳說的……但聽妳講妳哥的事情實在太有趣,忍不住就一直聽下去。」


「你跟我哥感情很好?」


「還……不錯。」


陳宏睿眼神飄移,雖然不想再隱瞞下去,但現在說出來的話……他沒有體力再跑個一、兩公里了。


「還有在聯絡?」


「嗯……對啊。」


陳宏睿差點忘了溫翊嵐要過來,趁溫翊妤低頭思考著什麼時,他快手打了條他們在公園的訊息給他。


她倏地抬起頭,有點緊張地說,「那……他有講什麼我的事嗎?」


他聽了喜笑顏開,女孩子的心思真可愛啊。


「他有說妳的名字跟他只差一個字,這名字真的很特別,所以我那天馬上認了出來。他還說你們同一間房間,睡上下鋪,說妳嫌他吵、嫌他亂又嫌他臭。」


「他真的很吵啊,翻身像地震,害我都睡不好,東西也都亂丟,回家全身汗不去洗澡超臭還直接躺在床上——唔。」發現自己又開始抱怨哥哥的溫翊妤趕緊閉上嘴,同時間,陳宏睿忍不住笑出聲音。


她撇撇嘴,早早放棄在偶像面前建立良好形象這件事了,反正睿睿如果認識哥哥的話,她也沒什麼形象可言,就是個愛抱怨的友人妹妹吧。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真的太羨慕你們了,能有兄弟姐妹真好。」


「真的一點也不好,」溫翊妤認真地回答,「不過,我有點想要有個像睿睿你一樣的哥哥。」


「我嗎?」陳宏睿大笑後搖搖頭,「我太不會照顧人喔,連自己都顧不好了,你哥比較會照顧人。」


「我哥?照顧誰?」


「呃……照顧我啊。」休息一陣子體力恢復了些,跑個二、三公里應該沒問題……吧。


雖然溫翊妤未再追問,但陳宏睿見氣氛頗佳,便打鐵趁熱。


「翊妤,那妳願意接受我的道歉嗎?」


「願意是願意,但睿睿你誠意不足啊。」反正都是朋友的妹妹了,不利用這個機會太可惜了。


她把自己的吉他拿到對方面前,「如果可以唱首歌給我聽的話——」


陳宏睿欣然接受這個條件,「那當然,唱幾首都行。」



溫翊嵐到了公園,正想打電話問陳宏睿他們在哪,遠遠就聽到吉他聲,他循線走過去,看到以下光景。


在昏黃的路燈下,溫翊妤抱著吉他坐在木製長椅上,陳宏睿就緊靠在她身邊,左手繞過她的肩握著琴頸,右手靠著面板,白皙細長的手指舞動般示範著指法,柔軟溫和的男中音諄諄教誨。


「這邊要這樣彈……」


「像這樣嗎?」


「對對,其實妳吉他彈得很好啊。」


他們看起來特別正經,非常認真。


溫翊嵐卻覺得渾身不對勁,但又說不出哪裡不對,他邊思索邊走到兩人面前,終於讓他想到一個名目。


溫翊妤呆愣地看著乍然冒出的哥哥,陳宏睿也有點意外,他怎麼沒先打電話過來。


「溫翊妤,妳不要對我男朋友毛手毛腳啊。」


「啊?」毛手毛腳?男朋友?誰?


陳宏睿仰頭無語問天,好不容易才把小姑哄得開心了,我的男朋友是豬隊友該怎麼辦。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