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新手好運氣 番外 2-3


初次告白失敗後,Philip其實沒受到太大挫折。


他身為一個物理學者,不會輕易被如此簡單又毫無邏輯的理由打敗,反而還因此與莎莎多了些互動沾沾自喜。


莎莎說,一見鐘情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把人當物品一樣,喜歡了就從架上拿下來帶回家嗎?你根本不了解我。


所以,Philip只要沒課沒事,就纏著莎莎問東問西,莎莎嫌他煩把他罵走之後,安靜沒幾天,就看到Philip正搬著行李走進留學生宿舍,他淡淡地說,自己的家族對學校有一些貢獻,便答應讓他來當舍長。莎莎搖頭用中文唾棄資本主義對人類社會的危害太深。


莎莎說,東西方文化差異太大,我來德國後受到太多文化衝擊,光是在食物上,我們就不可能合得來。


要了解一個地方的文化,最好從語言開始。


Philip開始學習中文,可是繁體中文光常用字就好幾萬字,在學業上未曾受到阻礙的他,首次遇到了難關。苦戰了一陣子後,他決定把目標放得比較低,先聽懂莎莎在講說什麼就好。


至於食物,他吃遍了慕尼黑所有的中式餐廳,總算習慣那油膩的菜色,事後卻被莎莎譏笑中式料理不等於港式料理,亦不等於臺式料理,德國沒賣他的家鄉味。


不管莎莎說什麼,Philip都用科學精神實踐,得到了全學院學生們的認可,還有人幫他在社群網站上弄了個Philip之愛後援會,為他加油。莎莎有一次不小心點了進去,像是摸到什麼髒東西,把平板電腦摔在地上。


眼看留學生活剩不到半年,莎莎的忍耐也到了極限。


Philip是個體貼留學生的舍長,他住在宿舍時注意到留學生們生活上的煩惱,如果是他能幫忙的,他會直接協助;如果是制度面上的問題,他則從旁協助向校方建議。幾個受惠的同學紛紛向莎莎答謝,最末不忘加了句,莎莎你就從了他吧。


Philip是個好學者,不為了名或利專注自己感興趣的研究領域,即使它非常冷門也甘之如飴。莎莎某次經過教室旁,他正在授課,令人意外地,他不擺架子、熱心教學,面對蠢到可以去重修普物的問題,他仍耐著性子一一解答。莎莎不知不覺聽了半堂課,還有種錯覺,如果Philip以這個形象來追他,也許自己不會那麼抗拒。


不過,錯覺終究是錯覺。Philip是好舍長、好學者、好朋友,但絕對不是個好追求者。


莎莎本來就所剩不多的耐性,被Philip不屈不撓的精神磨光了,倒也沒磨出個感覺。


恰巧那天晚上,宿舍的交誼廳裡只有他們兩人,Philip為莎莎沖了一杯咖啡,他對泡咖啡技巧有點自信,雖然莎莎從來沒有說過,但他每喝一口都會上揚幾度角。


但是這天,莎莎喝了咖啡卻面無表情,像是膩味似地把剩下半杯放在桌上。


莎莎轉過頭很認真地說,談戀愛不是解數學題,就算我出的題目你都答對,我們還是不會在一起。Philip,我對你沒有感覺。


Philip覺得耳朵嗡嗡作響,他在心裡大喊,這不科學啊,即使他明知喜歡一個人原本就是件沒道理的事,不喜歡一個人也是。


他追求一個人的手段或許不怎麼高明,但他也不是個不懂人情事故、不會看場面看對方反應的自我中心主義者。Philip所做的這一切全在莎莎的默許之下行動,如果他反對,或有任何一絲嫌惡之情,他會立即停止。


誠如中文那句話,他以為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最後還是等到了令他出場的紅牌。


Philip頷首表示明白,不發一語地回到房間裡。



莎莎喝完水回到房間打開筆電要寫paper,用眼神把Philip趕跑,他有點哀怨地出門到麵包店買明天早餐。


臺灣的麵包軟軟的,雖然不難吃但總覺得沒有實感,所以Philip偶爾會走到較遠的那間麵包店,買硬硬的歐式麵包。


他忽地想起莎莎說過的話,光在食物上他們就合不來了,如預言般,真是如此。


Philip拎著麵包走進便利商店,買了罐飲料坐在店內,猶豫半晌還是把手機拿出來,傳封訊息給陳宏睿。


當初在德國,認識陳宏睿是個意外。


莎莎的平板放在客廳,人不知道跑哪去,Philip拿起來想幫他收好,豈料通訊軟體尚未關閉,陳宏睿打招呼的聲音嚇了他一跳。


『嗨,你應該就是Philip吧?早就想認識你了。』


「你知道我?」


「莎莎常把你掛在嘴邊罵啊。」


趁莎莎上廁所回來前,他們私下交換帳號,有了交流。陳宏睿是莎莎的多年好友,不知為何對他很好,常透露些莎莎的事情給他。


就連那一次莎莎說對他沒有感覺,他沮喪到想放棄時,也是陳宏睿指點迷津。


『莎莎絕對不是討厭你,相信我,他討厭一個人的方式跟對待你的態度完全不同。』


『我覺得應該是,莎莎過沒多久就要回來臺灣了,心裡卻有些動搖,所以才想跟你拉開點距離。』


「是這樣嗎?」


『不相信我的話,你可以試著對他說,你考慮去臺灣,看他會有什麼反應。』


誠如陳宏睿所說,莎莎反應激烈,嘴上罵罵咧咧中德文夾雜,卻也沒叫他不要來,還拿外國人最無法接受的十種臺灣小吃給他看。


Philip萬分感謝陳宏睿把他捧上了天,但他卻淡淡地說。


『我只是認識莎莎太久了,久到大家都叫我傲嬌翻譯機罷了。』


Philip追著莎莎來到臺灣,也快一年了,身體接觸雖跨了一大步,但兩人的關係似乎沒有多大長進。


其實他原本預想著莎莎知道他懂中文後,兩人會大吵一架,氣氛凍至冰點時,就像老套的法國愛情電影,他適時地做出浪漫告白,莎莎也終於承認自己的心意,他們就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怎知事情完全與他美好的想像背道而馳,莎莎在床上惡作劇之後,就不在乎這件事了,Philip只好再度求助翻譯機。


人在國外的陳宏睿意外地迅速給了回應,打了幾行字後,就直接播網路電話過來,大概是自己的戀情也有了進度,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的語氣聽起來十分愉快。


『Philip,根本不用問我啊,你早就知道該怎麼做啊。』


他苦笑,「我想我只是需要有人來幫我扣下扳機。」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