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新手好運氣 64


「早啊,溫律師。」


可蘋整點抵達事務所,剛打開門沒多久,溫翊嵐就跟著她的後腳抵達。


她雖然早就習慣溫翊嵐每天被兩位主持律師『操練』,總是一副沒睡飽很累的樣子,但今天情況更甚以往,他的靈魂好像浮在肉體之上,靠著殘存的意志力移動腳步。


「早……」


可蘋目瞪口呆地看著溫律師走到自己辦公室前,倏地停下腳步,像想起什麼似地折返,緩緩從背包裡拿出一個紙袋給她。


「這是給我的嗎?難不成是傳說中溫大廚做的料理嗎!終於有這榮幸可以品嘗了嗎——」可蘋興奮地打開一看,表情卻跨了下來,萬分不解地瞪向溫翊嵐。


「幫朋友多買的,我不知道嚴律師還會不會用到,只好拿給妳……妳應該會用到吧?」


「什麼東西我用不到可蘋用得到啊?」


不知何時走進事務所的嚴律師站在兩人身後,探頭想看紙袋裡的東西,可蘋嚇得趕緊蓋住紙袋。


「沒、沒什麼啦,就是一些文具、便條紙之類的……」


「喔,那我的確用不太到。」嚴律師工作習慣電腦打字或錄音,覺得這樣比較有效率。


「是啊是啊,所以溫律師就拿給我用啦。」


可蘋乾笑著打哈哈,總算把嚴律師送進她的辦公室,回頭對不明就裡的溫翊嵐討人情。


「溫律師你知道你剛剛差點就被宰了嗎?嚴律師才幾歲!怎麼可能用不到衛生棉!你健康教育不及格嗎!」


「呃,我真的不及格啊……高中生物也很爛。」


可蘋無言地坐回辦公椅上,她總算能理解為什麼有時候簡律師會忍不住發飆罵人了。


「話說回來,你幫朋友多買的?感覺有什麼不可告人的——」


「別問了,無可奉告。」


一提到昨晚的事,溫翊嵐覺得煩躁,連忙轉身逃進辦公室。


他回家後一整夜都睡不著,不知道在鬱悶心塞什麼,就覺得整個人都不對勁,翻來覆去也不是辦法,只好再次出門,騎機車漫無目的在路上遊盪。


凌晨四點的臺北是一整天最寧靜的時刻,連夜市都收攤了,街道杳無人煙,他像被整個世界遺棄似地奔馳在路上。


他亂繞亂騎地轉到一條不太熟悉的路,意外發現轉角有攤鹽酥雞攤位還在營業。


這時間通常只有便利商店跟豆漿店兩種選擇,沒想到這間開這麼晚,以後要是陳宏睿半夜肚子餓要吃宵夜的話可以帶他來買——啊……還會有這個機會嗎?


原本被夜風稍稍吹散的糾結心情,又再次纏繞起來。


應該只是因為他跟陳宏睿感情太好了,才會像是小孩子玩具被搶走似地委曲難受,等過些日子習慣就好了吧。


溫翊嵐正猶豫著要不要買來嘗嘗味道,多看了攤位一眼,最後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


一個人吃東西,總比不上兩個人一起吃美味。



溫翊嵐魂不附體的狀態沒持續太久,不是因為習慣,而是被工作推著走。


嚴律師接到兒子氣喘發作電話後,整個事務所又忙碌了起來,溫翊嵐除了自己原本的案子外,他跟簡律師都得幫忙照應一下嚴律師的客戶。


他的腦袋瞬間就被工作塞滿,連著幾天都過著不像人的生活,煩惱都成了奢侈。


當簡律師忙得脾氣越來越差,溫律師差點就天天睡事務所的時候,嚴律師終於回來上班,一切又重回軌道,過去快兩週的時間恍若隔世。


溫翊嵐在位子上伸了個大懶腰,瞥了眼時鐘,想著今天總算能準時下班吃晚餐要吃什麼好呢——


想都沒想就就按下了撥號,電話過沒幾秒接通,聽到另一頭傳來熟悉的聲音,他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事。


『喂?』


「在幹嘛?」溫翊嵐強壓著沒來由的緊張,用平常講垃圾話的語氣問道。


『在家裡整理些東西……你最近很忙?』


「對啊,今天總算準時下班了,」他心想既然電話都打了,還是問吧,「你要不要吃晚餐?」


『我是很想吃啦,今天到現在只吃了早餐,可是……』


「你今天只吃一餐?你怎麼了?感冒了嗎?」


『不不,這解釋起來有點複雜……啊,我等下發照片給你比較快!先掛電話了。』


溫翊嵐一頭霧水地瞪著手機螢幕等待,一張照片隨即跳了出來,照片裡的景物依稀可辨認是陳宏睿家……像被炸彈轟炸過後的樣子。


對方接連再傳了幾張照片過來,他這才了解他說的『解釋起來有點複雜的意思』。


電話又打了過去,溫翊嵐悶笑道,「你家是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嗎?」


『更慘好嗎……我在整理東西,但越整理越亂,下午的時候還想說趕快收一收就可以出去吃飯了,結果到現在我根本走不出去。』


聽見陳宏睿有點崩潰的聲音,溫翊嵐笑得更開心了,他的少爺屬性過了這麼多年還是沒變,一遇到家事就笨手笨腳。


「你等等,我過去救你吧。」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