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新手好運氣 62


「不意外啊,那個人感覺就是會這麼做。」

一起吃晚餐時,陳宏睿跟學姐說了這件事,趙庭蓁非但不吃驚,還直言不諱地評論。

「Ivan不管做什麼事都不在乎別人,一副我最好我最棒你們都只是陪襯的。」

「他是有點自我中心,但也沒像學姐妳說的這麼糟啊。我倒覺得當個主唱就要像Ivan這種個性的人才行,站在舞台上就是王者,掌握一切。」Ivan的舞台魅力跟他是雲泥之別,永遠模仿不來的。

「拜託,什麼年代了,有誰規定樂團主唱就一定得自戀自大目中無人?你老實說,他對你們的態度是不是可有可無?」

陳宏睿抓耳撓腮地幫Ivan講話,「之前不是有人在網路上討論我們團嗎?說除了Ivan以外,其他人的音樂都沒什麼記憶點,要是Ivan離開大概就解散了吧,他看了很生氣啊,還說要回文幫我們說話。」

「那是看在你們還有點利用價值的份上他才勉強跟你們交際,但要是真的遇到利益相關的事情,」趙庭蓁雙手一擺,「像現在,不就把你們踢得遠遠的?」

事實擺在眼前,陳宏睿只得默默地頷首。

「這也不怪你們,旁觀者清,雖然我之前就跟你說過,他甩掉你們團只是遲早的事。」

他搖頭晃腦,怎麼也想不起這段故事,「有嗎?」

「有!」趙庭蓁咬著牙道,「我還說最好趁他還沒甩掉你們前,先搶下主唱的位子。」

「我以為妳在開玩笑的。」

「你喔……」

每次跟學弟講話就像拳打軟棉花,也不知道他是在裝傻還是怎樣,她自討沒趣地拿叉子轉著義大利麵。

「團長問我要不要接主唱。」

「Zax也只能問你啊,他還能找誰?反正你無業遊民沒事做嘛。」

「別說得我好像無所事事啊,我在家裡整理東西,最近也在看房子準備要搬家了。」

「也對,你家那帶要都更了嘛……不過因為都更搬家跟你當無業遊民是兩回事。」趙庭蓁隨即犀利地指出重點。

陳宏睿苦哈哈地想再提出論點反駁時,放在桌上的手機亮起,冒出一條訊息。

『嵐:還是晚上要一起吃宵夜?』

他還沒來得及反應掩飾,學姐就先聲奪人,「繆思先生嗎?還在晚餐時間就約吃宵夜啊,你們最近也太濃情蜜意了吧?」

「他叫溫翊嵐啦。」

面對學姐的反諷,陳宏睿無奈地抽動嘴角。

文學與科學的戰爭,現在是科學略勝一籌,他努力地保持不變,溫翊嵐卻變得比之前都還要積極,每晚打電話,三不五時還會提著食材到他家煮飯,簡直比追女孩還要積極。

雖然猜得出來是溫翊嵐怕他走不出喪父之痛,所以溫情陪伴,但陳宏睿現在卻怕自己又掉進另一個迴圈無法自拔,如此下去,連他自己都快受不了自己了。

趙庭蓁欣賞著對方糾結的表情,哼哼哼地翻著舊帳,把他之前說過的話原句奉還,「你這樣還能保持著無期待、只當朋友嗎?」

他很想挺著胸說,當然可以,但這其實沒有什麼根據,而且他上禮拜溫翊嵐約打球的時候,還被他掀起衣服擦汗的樣子撩動了半晌,也許他真的大看了理智,小看了下半身。

「你每次說得多冠冕堂皇,結果遇到本人還不是順著他走,我都可以想像得到他結婚的時候,你笑的比哭還難看,還是得站在那邊當伴郎的樣子了。」

他正憋拗著,只得弱弱地反擊,「那——宋老師近況如何?這學期還上民法債編嗎?」

「當然,他最愛上民法債編了,還有——」趙庭蓁從領口拉出一條項鍊,上面掛著閃亮的鑲鑽戒指。

「他向我求婚了。」

陳宏睿被鑽石閃得傻了半刻才反應過來,「宋老師跟師母離婚了?」

學姐把玩著戒指笑道,「有人選擇逃避,也有人終於面對。」


溫翊嵐沒約到陳宏睿,獨自一人來到火鍋店,幸運地逮到老闆吃免錢飯。

兩人邊吃邊敘舊,但他腦袋裡卡著陳宏睿女朋友的事,講沒幾句話題就繞到這裡。

「老闆,宏睿他之前有沒有交過女朋友啊?」

「啊?女朋友喔……」老闆撫著下巴細想,「有看過他帶朋友來吃火鍋啊,有男也有女,我也不知道裡面有沒有他女朋友。怎麼?他最近交女朋友了喔?」

「我……不知道耶。」

溫翊嵐抓了抓頭,自己也覺得奇怪,他跟陳宏睿什麼都聊,就是不太聊女朋友話題。跟其他朋友在一起,看到路上的正妹還會討論一下,但身邊若是陳宏睿就不會這樣,也有可能是他們兩人聊得太開心了,根本沒注意到經過的路人。

倒是印象深刻的一次是陳宏睿難得酸了他一句,「你有女朋友,我沒有嘛。」

他以為陳宏睿真的生氣了,想也沒想就丟下女友追了上去,不知該怎麼陪罪的時候,對方忽然又沒這麼在意了。

雖然當下鬆了口氣,但是,那次溫翊嵐發現了陳宏睿有著從不展示給他看的另一面,那次就像窗簾被風吹起似地得以窺視,但隨即又恢復成原樣,再也無法探其究竟。

「你們兩個還真奇怪,不是好朋友嗎?怎麼每次都問我對方的消息?啊是沒手機沒電話喔。」

「宏睿也問你我的事情嗎?」

「以前啦,我還在補習街那邊開小吃店的時候,他一個人來的話都會問啊。問你今天怎麼沒來啊、是不是跟女朋友去約會啦,搞得跟查勤一樣。後來就比較少提到你的事,我還以為你去南部唸書後就沒聯絡了咧。」

「上大學都比較忙嘛。」溫翊嵐乾笑幾聲,覺得陳宏睿還挺可愛的,竟然會查他勤。

老闆拿台啤就口,「話說,你想知道晚上跟他吃飯的人是不是他女朋友,那還不簡單,你問他要不要出來吃宵夜,要是他說好的話,那個女生就不是他女朋友啦。」

溫翊嵐茅塞頓開,筷子往桌上一擺,「老闆你也太聰明了吧!」

「不聰明點怎麼當老闆,」老闆得意地用鼻子噴氣道,「你就是不夠聰明,只能當我火鍋店的法律顧問了。」

他笑著稱是,拿出手機飛快地問了陳宏睿要不要吃宵夜,完全忘記現在還是晚餐時間。

對方沒馬上回訊,直到火鍋快見底了,溫翊嵐的手機螢幕才又亮起。

『Fars:晚上還有事,明天吧。』

溫翊嵐看著訊息,眼神暗了下來。

「他怎麼說啊?」喝得混身酒氣的老闆湊過來,瞥見手機畫面後,用力拍著他的背,「小陳交女朋友啦,怎麼?換你不開心啦?」

「沒有啦,怎麼會不開心,」溫翊嵐又開了一罐台啤,「恭喜他。」

「呵呵,等著喝你們倆兔崽子的喜酒啊。」老闆剛說完就覺得這句話好像哪裡怪,不過,在酒精的作用下也懶得深思。

「喜酒啊……」

如果陳宏睿結婚了,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溫翊嵐驀地發現自己完全無法想像那個情境,可能是現在的他還崇尚自由,連自己結婚的模樣都難以描繪的關係吧。

溫翊嵐正打算將啤酒一飲而盡時,手機鈴聲響了起來,他以為是陳宏睿打來的。

接起電話時,溫翊嵐完全不知道此時此刻自己臉上的表情,比當年得知律師考試通過時,還要興奮與開心。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