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新手好運氣 55

前一秒,陳宏睿猶記得自己正分神想著,待會要怎麼偷拍溫翊嵐穿律師袍的照片給莎莎看,下一秒,他的人生霎時變色,當庭法官為他休庭,但是,趕到醫院急診室的時候,已經什麼都來不及了。


陳宏睿呆站在原地,看著已經離自己遠去,只剩下軀殼的父親,不知如何反應,只是站在那裡。


醫護人員都很有經驗,拉了把椅子讓他坐下,還不時關心他的精神狀況。


送陳行舜來醫院的其中一位法官,坐在陳宏睿身邊,用平靜的語調描述這整件事情,他的手始終覆在陳宏睿的膝上。


陳行舜當天下午正與其他大法官開會討論議題,中途休息約十分鐘,但過了很久卻未見陳行舜回到會議室,眾人起先也不以為意,直到中庭傳來驚慌的叫聲,陳行舜臥倒在地。


「有位同事馬上幫陳法官做CPR,我們也立即叫救護車,到救護車來之前輪流做CPR……」


後來,陳宏睿看到死亡診斷證明上寫著,心肌梗塞,到院前死亡。


叔叔陳行禹過沒多久接著趕到,強忍著悲痛幫忙處理了很多事情,聯絡其他兄弟姐妹、討論要不要讓長輩知道、接洽禮儀公司、把遺體暫送進冰櫃裡。


短短這段時間裡,陳宏睿幫父親決定了許多以前想都沒想過的事情,包含告別式唸的佛經與骨灰罈的樣式。


陳宏睿忙著處理父親後事的同時,有時還得照顧別人的觀感與情緒,但不管再怎麼忙碌,他都覺得自己像個空殼,自看到父親死亡的那天以來,就裝不下任何東西。


許多來電與訊息在手機上輪流浮現,陳宏睿看到了,卻裝作沒看到,只有溫翊嵐三個字讓他停留了一會目光,但始終沒按下接聽鍵。


與陳宏睿較熟識的陳行禹,多多少少感受到姪子的異常,便趕著他回家。


「你都兩天沒睡了吧,快回去休息。」


「可是我不累……」


「至少給我休息個半天才能回來!」


叔叔擺出強勢長輩的態度對他還是很有用的,凌晨二點多,陳宏睿從殯儀館搭計程車回家。


可能是在殯儀館前排班的關係,這輛計程車的儀錶板上放著艾草,車裡飄散淡淡的香味,陳宏睿全身的疲憊全被引了出來,報完自家地址就沉沉昏睡。


頓一下頭驚醒過來時,計程車不知道已在家門前停下多久,他覺得很不好意思,急急忙忙地掏錢。


司機伸手打開車內燈,要他別急,頗富禪機地說著,「人只要還能睡得著就是好事。」


陳宏睿咀嚼著這句話走進門,心裡負面地想著,還能吃得下、睡得著,是不是代表他不夠孝順?而且,不只吃睡,他現在還想洗個熱水澡。


身上混雜著線香味、金紙味與汗臭味,他迅速脫光衣物走進浴室,讓熱水從頭淋下洗涮。


一幕幕與父親有關的回憶浮起,有溫馨的,也有難過,還有無力的。


經歷了拿捏不準父子關係的青春期,上了大學之後,他與父親的相處變得和諧許多,彼此都知道對方的逆麟是摸不順的,既然如此,又何苦必針鋒相對。說是逃避問題也罷,人生並不是考試,問題不一定得解開不可,硬是要解開,只會讓人難過,陳宏睿有點慶幸這幾年沒讓爸爸操心或是生氣。


不過,當他關掉熱水,伸手要拿浴巾時,卻愣了一下。


他竟想不起來,自己跟爸爸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



從別人口得知陳宏睿父親的死訊,溫翊嵐先是震驚,隨即萬分不解,為何他不跟自己說呢,想到後來甚至還有點生他的氣。


原來他在陳宏睿心中的位置,不若陳宏睿在自己心中的那麼重要。


原來這個時候,陳宏睿最想依靠的朋友不是自己。


溫翊嵐悶了一整天,但又無法完全放下不理他,只好自己找理由解套。


他回想自己在老爸過世的那段日子也是亂七八糟、渾渾噩噩,的確無暇顧及他人。


可是遇到無法解決的問題時,他第一個想找的人還是陳宏睿啊……


「我把他當兄弟、最好的朋友,但他好像不這樣想……」


溫翊嵐喃喃自語地說完,才驚覺現在是午餐時間,一抬眼,其他三人正直盯著他看。


「也有人不希望給朋友多添麻煩、不想把負面情緒加在別人身上啊。」簡律師幽幽地說。


可蘋聽得一頭霧水,「在講誰呀?有八卦嗎!」


嚴律師放下筷子,認真地道,「我覺得,朋友之間的關心是不求回報的,你覺得對方沒把你放在第一個,你就不把他當朋友了嗎?」


「不,」他皺緊眉頭,「我也不是要他把我放在第一個……」


「而且,你都還沒見到他呢,說不定對方有什麼隱情啊。」


溫翊嵐重重地點頭,嚴律師說得也有道理,無論如何,還是先見到陳宏睿吧。


決定出席明天陳行舜的告別式後,溫翊嵐一掃臉上的陰霾,沒三兩下把便當吃光,還自告奮勇出去幫大家買飲料。


溫翊嵐離開後,嚴律師便好心地為可蘋講解這前因後果,她聽完才恍然大悟。


「原來真的是小溫的好朋友啊,我還以為小溫暗戀對方咧。」


簡律師拿筷子的手停在空中,嚴律師連忙把嘴裡的食物吃下肚,才敢笑出聲音。


「聽起來真的很像啊,小溫覺得自己超關心他,但對方好像沒把他當一回事,就心生不爽,這不就是占有欲嗎?」


兩名律師互望了一眼,覺得可蘋的話不無道理。


但簡箴彥接著搖了搖頭,「不可能,他直得不能再直了。」


「這可不一定喔,」嚴小伶瞇起雙眼,戲謔地道,「箴彥你可能不知道,小溫他啊,覺得你超正的。」


簡律師俊美無儔的瞬間五官垮了下來,「什麼?」


「他常常跟我和可蘋說啊,為什麼簡律師這麼漂亮,好像一個藝術品,對吧。」


可蘋點頭稱是,不忘火上加油,「他從來面試的那天就很欣賞你喔,簡律師。」


面對眼前兩個等著看好戲的異性,簡箴彥冷笑幾聲。


「可惜了,我對比我矮快半個頭的人沒興趣。」


認識他多年的嚴小伶翻翻白眼,「是是是,你對身高一百八十幾,比你高一點,還有點肌肉的檢察官比較有興趣吧?哎喲眼睛被閃得好痛,我還是快回辦公室好了。」

簡箴彥看著嚴律師關上的辦公室門,不明所以地回頭問可蘋。

「我剛剛是在放閃嗎?」

「呃簡律師,我不知道耶,那我去忙了喔——」

識相的可蘋趕緊拔腿撤退,為了這份工作,打死她都不會說簡律師臉上寫著『就算小溫喜歡我也沒用,我愛我的檢座男友愛得要死』。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