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新手好運氣 47

「那今天就謝謝妳了,面試的結果我還需要跟嚴律師討論後才能決定,會再電話通知妳。」


「好的,謝謝簡律師。」


坐在辦公桌後的簡箴彥站起身,風度翩翩地開門護送來面試的長髮黑套裝美女離開事務所,嘴角掛著親切和藹的笑容看她走進電梯。


直至電梯門關上,他的臉色猶如土石崩塌撐不住地垮了下來,顯露出用客套掩蓋的真正感想。


「簡律師,剛剛那位怎樣啊?」


「你應該覺得不怎樣吧?」


「咦?嚴律師覺得她不怎樣嗎?」


「不,是簡律師覺得她不怎樣。」


簡箴彥才剛打開事務所大門,就被助理可蘋跟合伙人嚴律師左右包夾,不留空隙地猛攻。


「我覺得她看起來雖然冷冷淡淡的,但跟我講話的時候好有禮貌喔,我們還聊了幾句耶。」


「廖老師介紹來的人都不會太誇張,我剛剛面試也覺得她個性不錯,能從廖老師手中畢業的話,抗壓性就更不用說了,只是——」嚴小伶把目光飄向簡箴彥,「她又高又漂亮是個美女,而我們家簡律師一向不喜歡美女。」


簡箴彥無奈地歎了口氣,自己在合伙人兼老朋友老同學的嚴律師眼裡到底是怎樣的形象啊,白雪公主裡的壞皇后,還是倩女幽魂裡的黑山老妖?


「我沒有不喜歡美女好嗎?」


嚴小伶同意似地點點頭,「是是,你只是不喜歡比長得比你好看又年輕貌美的人。」


「嚴律師。」


簡律師靠在桌邊,一手撐著桌面,一手順著瀏海,混血兒的五官加上比例絕佳保持得宜的身材,的確有自戀的本錢。


不過,芝蘭之室久不覺其香,與他共事的人都不覺得這副景象是在保養眼睛,只覺得這個不會變老的妖怪不知道又在打什麼主意了。


「我雖然長得好看,但也沒這麼自戀啊。」


「你這就叫自戀啊——」


可蘋看著本事務所的兩位主持律師一來一往,就像在打乒乓球。她心想,又來了,來這裡上班也快三年,光每天看他們鬥就飽了。


所以,她總是擔負起把話題拉回來的角色,身先士卒地插入龍虎惡鬥之中。


「先不論自戀這件事,簡律師不滿意那位面試者的原因是什麼啊?」


「其實我剛剛走回來的時候也在想這個問題,她的確符合所有標準,但我就是覺得……」簡律師撫著下巴思索。


「好像有點……太無聊了。」


嚴律師與可蘋聞言都愣住了,要是讓剛剛那位知道她不被錄用的原因是這個,不知道會不會來告他們事務所啊?


「我們《箴嚴法律事務所》難得招新律師,總要招個有意思一點的人嘛。」簡律師笑道。


嚴律師大翻白眼,「我不管了,那你自己跟廖老師說你不用他的學生。」


她要走回辦公室前,倏地回頭,「簡箴彥,照你那個招募標準的話,到時會得到報應的。」


簡箴彥沒理會嚴律師的威脅,他在這行十年了也不是被嚇大的,不過是想找個有趣的新人啊。


他轉身問道,「可蘋,還有一個面試者是約什麼時候?」


「我看一下噢——」可蘋查了一下電腦,「明天下午兩點。」


「了解,那我今天就先下班了。」簡箴彥伸了個懶腰,回辦公室拿了東西就閃人。


可蘋見怪不怪地看著時鐘,現在還不到三點啊,簡律師八成要去接他男朋友吧。


這個事務所兩位律師老闆能力都很強,嚴律師是民法專門,簡律師是國際法、商法與刑法,他們分別都待過其他知名大型律師事務所,可是因為理念不合離開後,兩人共同創立這間《箴嚴法律事務所》。


不過,雖說是合伙人,但她真看不懂嚴律師跟簡律師是感情好還是不好,她還曾看過兩人互相挖洞給對方跳,回頭又馬上合好。


她撐著下巴繼續打開文件工作,心中不禁暗自祈禱,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來個正常一點的律師啊。


可蘋打開明天要來面試的律師的履歷,喃喃唸著,「溫律師啊——不知道值不值得期待一下呢。」



陳宏睿走出捷運站時,恰巧口袋裡的手機震動起來,正想著對方是不是剛好也到了,刷開螢幕後,打電話過來的人卻是莎莎。


「喂,你到機場了喔?」


『對啊,但還不能check in,因為我們學校有個白痴忘了帶護照。』


陳宏睿愣了一下,隨即笑出聲來,「這會不會太扯?你們所上的嗎?」


『當然不是,』莎莎怪笑幾聲,『法研所的,算是你學弟喔。』


「我是學士畢業,沒讀研究所啊。」


『他也是T大法律系畢業的啊。』


陳宏睿即使讀了四年法律系,考上律師跟司法官雙料,司法官實習完,目前是現任檢察官,但他還是永遠敵不過莎莎。


喔了一聲,他隨即轉移話題,「對了,你要去那邊一年啊……」


『是啊,我會帶德國的紀念品回來的。』


「別再送我奇怪的東西啦!」陳宏睿有個零錢包是莎莎從澳洲買回來送他的紀念品,他用了好一陣子才知道那是用袋鼠的子孫袋做成的,雖然知道真相後覺得怪怪的,但真的頗好用,到現在還放在他的口袋裡。


『紀念品不特別就不有趣了嘛。對了,你還在地檢署?』


「今天準時下班,現在在捷運站等溫翊嵐。」


『啊?』


「溫翊嵐啊。」


許久沒聽到這個名字,莎莎茫然地重複道,『那個溫翊嵐?』


『怎麼了?這麼驚訝?」


『我只是很久沒聽你講起他的名字了。』莎莎默默地算了一下,說久不久,大概四、五年吧。


「他在南部的事務所實習完後,想回北部找事務所應徵,今天約我吃飯,說要拜碼頭。」陳宏睿看了手錶一眼,已超過約定的時間十分鐘了,卻還沒看到人影。


『還真難想像他穿律師袍、站在法庭上的樣子。』


「我在法庭上遇到他的時候,偷拍一張給你看?」陳宏睿開玩笑地說。


『誰要看啊,沒興——』莎莎說到一半轉身跟同學講了幾句話,「那個法研的好像趕回來了,我差不多要去check in了。」


「拜拜,一路順風,一年後見。」


『你也可以來德國找我玩啊。』


「學長跟我說,新人前三年最好都不要請長假,不然——」


『不然?』


「聽說會倒大楣抽到爛案子。」


科學至上的莎莎拔高音調,『這你也信?』


「我信啊,上次有學長執班前吃了鳳梨酥,那天外勤接不完,還有兩起命案。」


『大家都只記得靈驗的那一次,不記得其他不靈驗的九千九百——哎,不多說了,我要去check in了。宏睿,那個——』


他立即接著道,「阿姨有什麼事就跟我講,我會馬上趕過去的。」


莎莎聞言失笑道,『謝謝,其實我媽應該也不會有什麼事,她早就走出離婚的憂鬱,現在每天過得比我還忙——啊,不多說了,真的要check in了,拜拜。』


「你快去吧,拜拜。」


陳宏睿掛斷電話後,反芻著莎莎聽到溫翊嵐名字時的驚訝語氣。其實,現在回頭想想也挺意外的,明明迴避了那麼久,再次聽到他的消息時、聽見他說話的聲音時,就輕鬆地坦然接受了。


一定是自己也長大了吧,過往的一切,全都可以用年少輕狂這四個字解釋。


忽地,前方傳來喇叭聲,把他的思緒拉回現在,陳宏睿定眼一看。


跨騎著機車的溫翊嵐穿著深咖啡色西裝褲、白色襯衫,正把安全帽拿下來,習慣性地甩了甩頭,對他揚起嘴角。


從十幾歲的男孩長成初出社會的青年,溫翊嵐外貌的改變不大,頭髮長了點、五官長開了些,不知是不是他這幾些年書讀多了點,氣質倒轉變不少,以前是張狂地想衝撞這個世界,現在則鋒芒內斂,若不說話也許還會被說是個文質彬彬的好青年。


陳宏睿有點心安,再次看到他,少了悸動,多了懷念。


他彎起眼眉,匆匆跑向前,跑向那台機車。


「好久不見,小藍。」他開心地摸摸機車座墊,這個懷念的位置。


「陳宏睿這麼久沒見你竟然先跟我的機車打招呼,而且它什麼時候叫小藍啊!」溫翊嵐不爽地吼道。


「之前我就叫它小藍啦,溫翊嵐的車叫小藍不是很合理嗎?」他無辜地眨了眨眼。


這槽太大了,溫翊嵐不知從哪吐起,乾脆就……不吐了,直接把安全帽拿給他,趕他上架。


陳宏睿戴好安全帽後跳上機車後座,拍了拍駕駛的肩,「快走吧,我快餓死了。」


溫翊嵐扯了下嘴角,他們彷彿又回到那傻愣、無憂無慮的高中時代,一切都沒有改變。


催下油門,載著陳宏睿,直往前行。







---

下半場開始!!!請多指教>_<


註:鳳梨酥=旺來(台灣話/閩南語)=意指生意很好,用在地檢署裡,卻是案件接不完XD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