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新手好運氣 37


這個學期過得比刨冰融化的速度還快,轉眼間天氣就熱得讓人難耐,蟬也叫得像環繞音場了,唯一的希望是距離暑假剩不到一個月。


溫翊嵐第二次期中考的確有進步,但只有一點點,離及格還差得很遠,兩個小老師看了都搖頭,只能默哀自己浪費在他身上的時間。


學期成績正處於風雨飄搖的邊緣,離最後一次期中考也剩沒幾天,但溫翊嵐卻毫不關心,像是被留級也沒關係似地。


陳宏睿硬拉他出門復習功課,他也唸得懶洋洋地,愛看不看。


不只是學業,陳宏睿覺得最近的溫翊嵐除了為了錢打工以外,對什麼都沒有興趣,少了以前那種自信滿滿、神采飛揚的樣子,雖然還是會跟他們打哈哈,但還是明顯地哪裡不同了。


以前的溫翊嵐是想做的事很多,喜歡到處嘗試,現在則是失去前進的動力,被生活推著走。


「昨晚看足球看到凌晨,根本爬不起來……」


莎莎遲到了快三小時才到麥當勞,他最近迷上了正在法國開踢的世界盃足球賽,天天都睡眠不足,陳宏睿也跟風看了幾場,但常常都敵不過睡意,醒來時球都踢完了。


「足球那麼好看喔?」溫翊嵐隨口問道。


「超好看的啊,羅納度雖然長得很奇怪,但看他踢球還真是舒服,不過我還是喜歡席丹多一點。今天晚上也有比賽喔,要看嗎?我可以先講解越位規則給你聽喔。」


莎莎賣力地推銷,溫翊嵐卻無動於衷,搖頭說,「沒興趣耶。」


「嘖,你跟宏睿都是棒球派的嘛。」他聳聳肩,從背包裡拿出課本與筆記,「還是來上猴子該上的猴子也聽得懂的物理——」


他的話還沒說完,溫翊嵐即站起身打斷,「啊,我打工的時間到了。」


陳宏睿咦了一聲,也急忙站起,「店裡的打工不是晚上嗎?」


「這是另一個打工,去幫忙裝潢、上油漆什麼的。」溫翊嵐瞄了下時間說聲快來不及了,便拿起書包就往樓下走。


他站在原地想了半晌都沒有動作,莎莎只好推了他一把。


「要追就快去啦。」


陳宏睿跑到樓下時,溫翊嵐正在牽車還沒離開,他快步向前把手裡的筆記本塞給他。


「回去有空時看一下吧,都是必考重點。」


「我拿了你看什麼啊?不用啦。」溫翊嵐推開了他的手,戴上安全帽。


「你拿去啦,我都看完了啦。」


溫翊嵐看對方那麼堅持,只好勉為其難地收下,拉起機車座墊,把筆記本放進去。


「回去要看喔,隨便翻翻也可以。」


「陳宏睿你什麼時候變這麼囉嗦啊,比班導還煩。」


「怕你不及格啊。」


「不及格就不及格啊,又不是沒考過零分。」他蠻不在乎地說,「考好考壞還不是就這樣,我又不像你們,沒什麼目標。」


「學期成績不及格會留級……」


「那就留級啊,其實我也想休學算了。」


「你不是答應聞律師——」


「我答應合解了。」


這是個早已預期的結局,但還是對溫翊嵐造成了傷害。


「所以你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嗎?」


溫翊嵐沒吭聲,插入鑰匙,發動機車要走,陳宏睿在大腦運作前先出了手,拉住機車不讓他走。


「陳宏睿你幹嘛!」


「話還沒講完!」


溫翊嵐大聲道,「你放手啦!你又懂個屁!」


「我當然懂。」陳宏睿用不輸給他的音量回道。


「我跟我爸一直活在媽媽去世的陰影下。」



那句話之後,兩人都沒再開口,陳宏睿還是放手讓溫翊嵐離開。


回到麥當勞後,他拿著書本,卻一個字也看不下,呆了幾個小時到莎莎要走了才回神。


「你喔,是打算跟他一起留級嗎?」


「這好像是一個好方法……」


「陳宏睿你快醒醒啦!」


當莎莎用力搖著陳宏睿的肩想把他腦袋裡的溫翊嵐趕出去時,本尊忽地又出現在他們眼前。


他緩步走近,手上留有不少油漆漬,褲子也沾到了一點,應該是打完工就馬上趕回來吧。


莎莎識相地拍拍陳宏睿,拿起背包就瀟灑地離開,留下的兩人仍沉默了好久才開口。


「對不起……」溫翊嵐低著頭說,「我都只顧著自己的事,沒想到你的感受……對不起。」


「沒關係……我爸之前也是這樣,他不願意跟我講我媽媽的事,也從沒想過被這樣對待我也會難過。」陳宏睿澀笑道,「不過現在好很多了,每個人都要走過這一段吧。」


「宏睿,你真堅強。」


他愣了一下,「不,我才沒——」


「你就跟我爸說的一樣,真正堅強的人,是外表看起來軟的,裡面包硬的。像我這種就是逞強,不想要自己的弱點被發現,只好用硬的包軟的。」


陳宏睿在心裡直搖頭,他一點也不堅強,把弱點包得很深很密,會插手溫翊嵐的事根本是別有私心,而對於自己的爸爸,他至今仍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爸爸的孩子……


溫翊嵐低頭,不停扭絞著手指,「我覺得自己好沒用,還說不要讓那個段律師覺得我好解決,結果他來我們家談合解,根本反駁不了,連聞律師也甘敗下風,說他說的都對。


「果然,看起斯文有禮的人最敗類,都要特別小心,這句話也是我爸說的,」溫翊嵐啞然失笑,「真的很奇怪,他走了快半年了,我卻越來越常想起他,每次都想著,及格不及格又怎樣,他也不會唸我了。」


「你不是說,你爸跟你國中班導打賭說你一定考得上C中?我猜,這是他的激將法吧。」


「也許是吧,他早就看我那群國中朋友不順眼了。」


「所以……至少把高中唸完吧。」陳宏睿在心裡補充,我想跟你一起畢業啊。


「陳宏睿……」


「嗯?」


「你真的很囉嗦耶。」


他那歪著嘴角的表情,讓陳宏睿又看到了一絲絲以前的光采。



在陳宏睿的努力勸說及猜題筆記本的幫忙下,溫翊嵐這學期是有驚無險地渡過了。考完試後,他也好奇地看了一場足球,竟也像病毒感染般迷上了,天天跟莎莎吵個不停。


「我承認巴西隊是真的很強,但也不代表法國完全沒機會啊?」


「機會?在哪裡?」溫翊嵐挖了挖鼻,十足嘲諷。


莎莎恨得牙癢癢,比武力又打不過,只好拉人來助陣。


「宏睿,你覺得哪一隊會拿下冠軍。」


陳宏睿一臉莫名,「我沒研究……而且,不是才打到四強嗎?」


「你新手運很好,第一次預測就會中的!」


「是喔,宏睿你新手運很好喔?」


溫翊嵐聞言湊了過來,卻被莎莎推到旁邊,「快點,巴西跟法國,哪一隊?」


陳宏睿看著他們兩人閃閃發亮的眼神,還真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那就……法國吧。」


原本他應該要選溫翊嵐支持的巴西,但他這幾天開口不離羅納度實在太煩人了,把羅納度當成情敵又太愚蠢了對方也不願意吧,所以,他只好在這裡做了個小小的報復。


「看!我就說吧。」莎莎得意地想蹭蹭陳宏睿,原來這傢伙不會重色輕友啊。


「靠,又不是宏睿說了算。」


「哼哼,你等著看吧。」


總冠軍賽時,已經放暑假了,當終場哨聲響起時,溫翊嵐抓著電視仍久久無法相信法國以三比零贏巴西的事實。


從那次之後,他決定把陳宏睿當成明牌來拜了。


评论(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