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新手好運氣 36


「連這個都不會?笨耶,你國中白讀了嗎?」


「蛤?這國中有教喔?」


今天星期六,睡得飽飽的莎莎毫無保留、火力全開,但攻擊的對象不是萬年箭靶陳宏睿,而是溫翊嵐。


當溫翊嵐渾渾噩噩地考完期中考後,果然收到了上高中後最慘烈的成績單。當然,導師也知道他家裡的事,沒說什麼苛責的話,見他與同班的陳宏睿交情不錯,便請陳宏睿幫他趕上進度,接下來兩次期中考能考好的話,學期成績才有希望及格。


對此,陳宏睿是義不容辭,不過數學或理科的部分也自己也不在行,只能另請高明。


雖然這位高明對溫翊嵐的程度來說是殺雞用牛刀,有點高過了頭,幾乎是外星人等級。


「不對,不是這樣,剛剛不是跟你講過了嗎?這個題型就要用這個公式啊,笨蛋。」


「這跟剛剛那個是一樣題型?完全不像啊,你怎麼看出來的?」


「蛤?」


莎莎居高臨下睥睨著他,臉上一副『你在說什麼傻話,太陽就是從東邊升起啊』的表情,溫翊嵐對此無力反擊,趴在桌上向對面的正在吃第二碗冰的陳宏睿求救。


「宏睿——」


「呃,莎莎,你就降貴紆尊,用猴子也聽得懂的話解釋一次吧。等下請你吃冰?」


「我吃一碗已經飽了,又不是你,哪這麼愛吃。」


陳宏睿默默地縮了回去,溫翊嵐看戰友也陣亡,只好舉白旗投降。


「算了啦,我放棄了。學會了數學要幹嘛?以後又不會用到,我還不如去挑戰臉盆冰,贏了可以把名字寫在牆上。」他指了指對面的牆,陳宏睿的大名仍高處不勝寒,單獨地掛在上面。


「果然只有笨蛋會想挑戰那個……」莎莎看著他們,完全明白物以類聚的道理。


陳宏睿興奮地說,「真的要挑戰嗎?我去跟老闆講!」


「你給我回來,要吃也得等溫翊嵐先過了我這關再說,」莎莎重新擺出架勢,鋪好計算紙拿好筆,「我用猴子也聽得懂的話再講一次。」


「謝謝莎莎!」


「莎莎是你叫的嗎!」


「我以為我們算熟了。」


「熟是你說了算嗎?」


「那是你說了算囉?說嘛。」


莎莎轉頭,「陳宏睿我可以揍他嗎?」


一旁的陳宏睿早已笑到說不出話來。



三人在冰店待到五點多,陳宏睿說自己得回家吃晚餐,便先行離開,並在路上買了兩碗粥。


這幾天陳行舜感冒,撐著工作到星期五早上,下午實在不行了便請假回家休息,倒頭睡到隔天中午才醒。


雖然爸爸說沒胃口,但陳宏睿中午還是幫他買了麵包牛奶放在床邊才出門。


回到家後,休息了一整天的陳行舜氣色轉好許多,兩人一起吃晚餐。


「你今天是去幫那位溫同學補習嗎?」


「嗯,對啊,還有育晏也在。」


自從陳行舜向兒子坦誠無法原諒自己的妻子之後,陳家父子關係就轉好許多,他越來越像一般家庭的父親,也許,還比那些父親更關注自己的孩子。


陳行舜最近常詢問溫翊嵐的事情,陳宏睿倒不意外,畢竟自己也都在講他的事情。


那天跟溫翊嵐去看飛機回家後,陳宏睿沒想到爸爸竟站在家門口等自己,嚇了好大一跳,以前就算補習晚了點回來,也不曾有此待遇。


「我記得你說你們兩個人在高一時不同班,那你們怎麼認識的?」


「噢,就……我在彈吉他的時候,他來搭話。現在想起來,應該是我彈得太好了吧。後來覺得還蠻談得來的,就變得比較熟。」


陳行舜嗯了一聲,沒多說什麼。


陳宏睿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說謊,把主詞跟受詞反了過來,可能是怕自己對溫翊嵐的心思被爸爸發現?


——怎麼可能。


他隨即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埋頭吃飯,沒發現父親看著自己的眼神,驀地變得不一樣了。


吃飽飯後,父子還一起看了部電影台的電影,是部不怎樣的爛片,兩人都看得昏昏欲睡,開始跑工作人員名單時就果斷關掉電視上樓了。


不過,陳宏睿洗完澡躺在床上後,精神忽然就來了。他伸手打開檯燈,並拿了那本放在床頭的《古文觀止》,翻到夾著照片的那一頁。


吉他社學長拍了好幾張校慶表演時的照片,除了社團記錄用以外,大家也可以加洗自己表演的照片,陳宏睿也不例外,洗了好幾張自己的照片。


但他真正想要的只有這張與溫翊嵐的合照,其餘他個人的獨照都是幌子,不知被他隨便亂塞到哪去了。 


看著照片中溫翊嵐低頭專注地彈著吉他的模樣,真的很帥,也難怪校慶之後會有那麼多女生追著他跑。


不過,他暫時應該不會想交女朋友吧……


陳宏睿甩甩頭,就算溫翊嵐沒交女朋友,也不代表他就有機會啊……


他嘆了一口氣,把照片重新夾回書裡放在一旁。


這心口酸澀的思念何時才能解脫?真的會跟莎莎說的一樣,畢業後就會忘掉了嗎?


無論何時,只要他一閉上眼,都能看到滿滿溫翊嵐的身影,大笑著的他、在門口等了一整夜的他、桀驁不馴的他、彈著吉他的他、哭得像個小孩的他……


每次都是一樣的動作順序,想著溫翊嵐時,右手就不自覺地握住自己的慾望,幾乎聞到了對方的氣息,藉故機車不好坐,而貼著他的背的觸感……


此時,外面傳來敲門聲,下一秒門就打了開來。


「宏睿?」


陳宏睿嚇得連忙拉被子蓋住自己,「爸?怎麼了?」


「我看到燈還亮著。」


「我剛剛在看書啦,」他拿起《古文觀止》讓爸爸看一下邊一勁地傻笑,「看沒幾頁就睡著了,燈就忘了關……」


「要睡覺的話燈就關了吧。」


「好。」


陳行舜離開後,陳宏睿這才鬆了口氣,都軟掉了當然也無法繼續,乖乖地把書放好,關燈就寢。


臨睡前,不知為何,陳宏睿想起父親先前說過的話。


——我有你就夠了。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