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新手好運氣 31


陳宏睿帶著他們兩個到附近的社區型公園找長椅坐下,方便談事情。恰好接近晚餐時間,莎莎一坐下就伸手把自己剛剛才送給陳宏睿土產給抽了回來,直接撕開精美的包裝紙遞給他們倆。


「吃吧。」


陳宏睿欣喜地接過紙盒,「莎莎你怎麼知道我肚子餓了,你是神嗎?」


溫翊嵐舉手搶答,「我也知道喔!剛剛走路的時候你肚子就叫得超大聲的。」


陳宏睿摸了摸肚子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連忙拿了一塊看起來像水餃的日本土產,丟進嘴裡止饑。溫翊嵐見狀也恭敬不如從命地一同品嘗,但卻在東西入口後眉頭變得比剛洗好的襯衫還皺,用了很大的力氣才把東西吞下去。


「這個也太甜了吧……」


「唔?會嗎?」已經在吃第二塊的陳宏睿回道,「比起莎莎上次從美國帶回來的巧克力,這個還不算甜耶。」


「有沒有水啊?甜得我舌頭都黏黏的。」


「有喔。」


陳宏睿把水壺拿給他後繼續吃東西,但時不時瞄著對方大喝水的模樣,並暗自慶幸著今天沒有嫌重把水壺丟在家裡。


「這個是京都的傳統甜點叫生八橋,和菓子在日本是配抹茶一起吃的,本來就會甜一點。」莎莎看著包裝說,「其實我也不想每次都買甜點啊,不過我在日本五天都待在飯店裡,只能在樓下的販賣部買土產,所以也沒什麼能選的啦。」


出國卻五天都待在飯店裡?


陳宏睿嘴裡還塞著生八橋,沒辦法發出聲音,只能錯愕地看著莎莎,但對方無視他的眼神,下一秒就跳過這個話題。


「你說要跟我們討論你爸爸的事,是什麼事情?」


溫翊嵐聽到莎莎這句話,笑容倏地收起,神情變得認真嚴肅。


長椅旁的路燈恰好在此時點亮,像盞聚光燈似地,光源全集中在他身上。


陳宏睿這時候才注意到他捲起袖子而裸露的手臂上,青筋像公園裡的榕樹樹根般明顯地凸起,在皮膚上蔓延伸展。溫翊嵐不但整整瘦了一圈,身上還有股揮散不去的菸味。


「前幾天,我爸的後事都辦完了,跟我爸相撞的司機跟律師過來找我們談合解,之前他們就有來過,但只是來上香,車禍的事一句話也沒說。我媽還沒辦法好好跟人說話,所以是我大姑姑、舅舅跟他們談的,我站在旁邊聽。


「他們對車禍的發生經過什麼都沒有講,只談錢的事,從頭到尾,那個大卡車司機一句話都沒說,律師在講話的時候只低著頭。大姑姑跟舅舅說對方很有誠意,合解條件很好,而且警察也說這車禍很難判定是哪方有錯。


「我們家還一團亂,我媽還不能決定要不要和解,所以隔了幾天都沒給對方回應,前天律師打電話來問,我說我們還在考慮,沒想到他反應很大,要我把電話拿給我媽,我說我媽不在,他還花時間跟我說,『和解的話你們可以得到很大一筆錢,請你媽媽不要再考慮了,而且你們應該也要用錢吧,你爸爸不是欠了不少錢嗎?』


「掛斷電話後,我忽然想到,我爸過年前很忙,好像是跟建商那邊有些問題,工作上的事他也不會多講,所以詳情我跟我媽都不清楚。結果,昨天我爸底下的小包商過來我們家,還算客客氣氣地說我爸還欠他們錢……」


陳宏睿聽他一口氣把話說完,卻更無法想像從他的父親過世以來溫翊嵐都是怎麼過的。


腦筋轉得比較快的莎莎支著下巴緩緩開口,「所以,你覺得對方急著把這件車禍和解,內情並不單純?」


溫翊嵐重重地點頭,「我跟警察去看過車禍現場,路上的確有大卡車的煞車痕,但卡車車身也有我爸機車車身的漆,但找不到目擊證人,要說哪邊有錯都可以有一套說法……可是,我相信我爸。他以前教我騎機車的時候,總叫我要離大卡車、水泥車遠一點,那些都不長眼的……」


溫翊嵐說著說著,呼吸漸重,聲音也消失在嘴邊,陳宏睿跟莎莎屏息陪伴在他身邊,待他再抬起頭時,眼眶中沒有淚水,只有無比的堅定。


「後來我第一個想到宏睿,你說你爸是法官……」


「我可以幫你問我爸爸,不過我覺得,你們家應該要請律師跟對方談,不論是不是要合解,都應該還原車禍始末真相,這應該才是你想要的吧?」


「我也同意宏睿說的,光對方一開始就釋出利多這點就不合理了。宏睿,你爸爸應該認識可以信賴的律師吧?」


「我爸他是有同學在當律師,如果有需要可以問問看——」


溫翊嵐忽地抓著陳宏睿的手,「我想要請律師,宏睿,拜託你了。」



「溫翊嵐,他真的蠻帥的。」


談完事情後,溫翊嵐說自己晚上還要去打工,便先行離開,留下的兩人坐在原位,而陳宏睿似乎打定獨吞那盒生八橋,低頭猛吃,聽見莎莎這句沒來由的話,才像隻雙頰塞滿食物的松鼠驀地抬起頭,發現自己最喜愛的食物可能被覬覦了。


「他、哪、哪裡帥啊?」


莎莎見好友被自己嚇得講話都結巴了,忍不住繼續逗他,「你講過的啊,帥是由內而外的,溫翊嵐真的從裡帥到外。」


「你也迷上他了嗎?快加入後援會吧,莎莎要叫我一聲學長喔。」


對方回神的速度頗快,莎莎覺得無趣便拍拍屁股要走人。


「等等等——等一下。」陳宏睿急忙起身叫住對方。


「幹嘛?」


「莎莎,你真的沒事嗎?」


「跟他比起來,就不算什麼事了。」


這能用比的嗎?


反駁的話還沒說出口,莎莎就轉過身背著他搖了搖手回家去了。


陳宏睿沒敢再叫住他,就跟方才溫翊嵐委付自己重責大任一樣,就算自己辦得再盡善盡美也無法分擔他所承受的遺憾與苦痛。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