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新手好運氣 28


陳家提早在初二就回到台北,陳宏睿在家裡悠哉了兩天,初四一大早就忍不住撥打溫翊嵐的Call機號碼。


陳宏睿深怕自己按錯號碼,還一個字一個字地確認後,按下數字鍵。


打完之後,他坐在客廳百般無聊地看著電視,卻什麼也沒看進腦袋裡,猜測著溫翊嵐看到他的電話號碼後會是什麼表情。


會不會像他女朋友打來的時候一樣,皺眉嘖一聲就暫時放著不管,十分鐘後說自己要去廁所,卻走向廁所的反方向;亦或是像他國中同學打來時似地,瞬間跳了起來,像超人一樣瘋狂亂竄找電話亭。


鈴!


八成是太注意電話的關係,電話響不到一聲,他立即就伸手接起。


「喂?」


「啊,宏睿嗎?是我。」


話筒傳來陳行禹的聲音,陳宏睿還有點失落,幸好對方看不到他的表情。


「叔叔,你還在彰化嗎?」


「是啊,你爸……他還好吧?」


「還好啊,他應該在書房,要叫他聽電話嗎?」


「他沒生氣嗎?你知道你們走了後來發生什麼事嗎?這可是場混戰啊,你大伯母跟奶奶——唉,不提啦,」陳行禹無奈地道,「我剛剛還被點名要上台北找你們……」


「咦?上來找我們?為什麼?」


「大概因為我還沒畢業吧……等等,既然二哥沒生氣的話,我去台北找你玩搞不好還比較輕鬆。」陳行禹說著說著,突然發現這不失一個逃離戰區的好方法。


「把電話轉給我爸嗎?」


「不用不用,你跟他說一聲就好,我大概晚上到。」


陳行禹旋風似地掛斷了電話,陳宏睿覺得有點莫名,但又慶幸這通電話沒占線太久。


只是,今天也只有這麼一通電話。



叔叔陳行禹真的是來台北玩的,關於老家或相親什麼的事都隻字不提,一勁地聊些五四三的八卦逸事。陳宏睿記得叔叔是唸歷史系的,但從他身上卻看不到什麼想像中的文學院文人氣質。


隔天初五,陳行舜有事得回法院一趟,陳行禹便自告奮勇地說要帶姪子陳宏睿出門玩玩。


「你想去哪玩啊?不過我們沒車也沒辦法跑太遠啊,哈哈。」


陳宏睿仍在意著電話,但又找不到什麼理由拒絕叔叔,只好支支吾吾地說,「我……想去釣蝦。」


「啊?釣蝦?釣蝦場的那個釣蝦?」


「對,」陳宏睿頷首,「聽同學說好像很好玩……」


陳行禹聞言噗嗤一笑,「好好,我來問一下我住台北的死黨,看哪裡可以釣蝦。」


陳行禹問到釣蝦場的地點後,兩人便搭公車前往外雙溪,走進選定的釣蝦場,陳宏睿就東張西望,想當然耳,沒看到他心理想的那個人。


台北釣蝦場也不算少,而且他也有可能去別的地方釣,要在這裡巧遇還真是考驗緣分。


既來之,則安之,陳宏睿認真地聽老闆解說、選釣竿,體驗釣蝦的樂趣。


這對叔姪在釣蝦場待了一大半天,兩人都是第一次釣蝦,戰績卻不錯。兩人怕蝦子帶回去不新鮮,硬是在釣蝦場裡全都烤來吃,陳行禹吃到直說接下來一整年都不想再吃蝦,陳宏睿雖然把剩下蝦子全吃完,也難得地覺得肚子撐了。


那天晚上回家後,陳宏睿按了按電話,沒有任何未接來電,睡覺還是忍不住又試著打了一次那串Call機號。


隔天,爸爸開始上班,陳行禹也說要去找朋友離開了。


陳宏睿在家又守了一整天的電話,仰頭看著天花板。


原來,跟女朋友,或國中同學都不一樣啊。



「宏睿,看不出來你這麼能打。」


陳宏睿走回板凳時,可強冷不防地把籃球丟給他,還好他早有防備。


「還好啦,大概是身高優勢吧。」陳宏睿把球滾到旁邊,拿起水壺大口猛灌。


剩下的寒假時間,他把自己填得滿滿的,不是去圖書館吹冷氣,就是在家裡練吉他,或是找人打球運動一下。


越不想去在意的事情,就越無法從腦袋裡趕出去。只要一坐下來,他又會想起溫翊嵐的Call機號碼,走路時匆匆一瞥的路邊的招牌,上面的電話號碼也都是這串數字。


「話說,你怎麼沒跟你家莎莎在一起?」


「他們家寒暑假都會出國玩。」不過,莎莎一回國就會打電話給他要他出來拿紀念品,今年倒去得久了點……


班長從球場走過來接上了話,「莎莎嗎?我昨天在路上有看到他耶。」


「咦?在哪?」


「台北車站附近吧?不過我叫他他也沒回。」


可強笑著說,「你不會認錯人吧?」


「連莎莎都會認錯那真的瞎了好嗎。」


陳宏睿沒想太多,也跟著一起笑,可能是這次莎莎沒買紀念品吧,也好,上次他送的美國巧克力甜得他頭痛。



陳宏睿打完球後原想直接回家洗澡,走了幾步才想到郭阿姨今天有事不會過來,得自己解決晚餐。


經過麥當勞的時候,陳宏睿猶豫了一下,摸了摸肚子,還是想吃更好吃的東西啊。


恰好,開往補習街的公車就像神諭般停在眼前,他不作二想就跳了上去。


搭車發呆的時候,他剖析了一下,胃袋沒有味覺根本就不是它想吃好吃的,而是腦袋又想去賭一把那所謂人與人之間的緣分。


陳宏睿走進小巷,難得今天小吃店沒什麼客人,他想找的人也不在,而落腮鬍老闆站在湯鍋前,若有所思,叫他的時候,他還一副大夢初醒的樣子。


「啊,小陳。隨便坐啊,要吃什麼。」


「火腿蛋炒飯、乾麵和魚丸湯。」


老闆扯著嘴,「老吃這些也不膩啊。」


過沒幾分鐘,香噴噴的晚餐上桌,陳宏睿吃得很慢邊跟老闆有一句沒一句地聊天,慢慢探向主題。


「最近都沒看到翊嵐,從過年就——」


匡噹一聲,料理檯上放備料的碗掉了,還好是鐵的沒破,但裡面切好的青蔥灑滿地。


陳宏睿站起身想幫忙收拾,卻發現老闆像看到鬼似地望著他。


「老……闆?」


「翊嵐家裡出了大事,你不知道嗎?」


评论(1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