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新手好運氣 25


由於莎莎的關係,社長跟學長們早就知道了陳宏睿想上臺表演的理由,所以,當他帶著手傷跟溫翊嵐到他們面前解釋時,他們立即就點頭答應這樣的表演方式,還說會幫忙設置兩個麥克風。


口琴社表演完,輪到吉他社上場,學長在臺上演奏時,陳宏睿還是忍不住從後台探頭看向臺下的觀眾,尋找熟悉的身影。


遠方有個側面與父親相似的中年男子,他想再往前看仔細點,卻發現自己僵立在原地,無法操控身體。


隨即,那個中年男子笑了開來,那種笑容,不是爸爸。


「你在幹嘛?你該不會在緊張吧?」


溫翊嵐拉住他的手,覺得溼溼的,這才發現他手臂上全是冷汗。


「沒有啊……」


聽到陳宏睿又在口是心非,他暗罵了一聲,隨即他把拽了過來,要他別再看臺前。


「別看了啦,越看只是越緊張而已。」


「我真的不……」陳宏睿甩了甩頭,「好吧,也許真的有點緊張。」


溫翊嵐看著他的臉,動了一下腦筋,忽地想到一個自以為絕妙的方法。


他伸手把陳宏睿的眼鏡摘下,插在自己制服襯衫的口袋裡。


「等表演完再還你!你看不清楚臺下的人就不會緊張了。」


陳宏睿愣怔了半晌,最後只好苦笑著說,「那我等等上臺時跌個狗吃屎怎麼辦?」


「呃——不然我牽著你上台好了?」


他想像了一下那個畫面實在太奇怪,「不用啦,我近視沒那麼深啦。」


「真的不用?到時跌倒別怪我喔。」


「不會怪你,只會拖你下水。」他笑咪咪地說。


「呿,上場前再來搭一下吧?」


「好啊。」


陳宏睿要轉身離去前,再探望向臺前,觀眾的臉都變得模糊,只剩下膚色、黑色或其他顏色的色塊。


也許這樣也好。



吉他社大部分的表演都結束了,輪到他們兩人最後上場。


學長們幫忙設置了麥克風跟椅子,溫翊嵐坐在椅子上調整吉他與麥克風收音的位置。


陳宏睿回頭一望,自己的眼鏡還掛在溫翊嵐胸口上,他莫名覺得有趣。


溫翊嵐察覺了他的視線,微微頷首表示一切就緒。


陳宏睿淺吸口氣,倏地轉身握著麥克風面對舞台,左腳打了四下拍子,這是開始的暗號。


溫翊嵐用手指敲著吉他音箱,一、二、三下,隨即開始彈奏《兩隻老虎——變奏版》。


前奏輕快而炫技,陳宏睿彷彿看眼身後溫翊嵐的手指在琴弦上快速滑動的特寫,快到他登場的時候,不用倒數,聲音就主動地從喉嚨深處溢出。


兩隻老虎,兩隻老虎

跑得快,跑得快

跑得快,跑得快


他才唱了幾句,就聽到臺下傳來稀稀疏疏的笑聲,但這沒打擊到他,反而更專注在歌曲中,笑聲在耳邊消失了。


一隻沒有耳朵

一隻沒有尾巴

真奇怪,真奇怪


唱了兩個循環,吉他間奏,並轉了調性與拍子,比起剛剛原版的兒歌輕快節奏,顯得更緩慢而憂鬱。


陳宏睿那介於男孩與男人的特殊嗓音輕輕地滑了進來,溫柔地演譯這首歌。


兩隻老虎,兩隻老虎

老虎是獨居動物,怎麼會有兩隻

沒有耳朵,聽不到對方吼叫

沒有尾巴,無法追上另一隻

真奇怪,真奇怪


漸漸地,陳宏睿也聽不見吉他的聲音了,方才練習時他還有意識地配合著吉他,但站上舞臺後,不知怎麼的,情緒完全綁不住,全傾倒了出來。


可能是因為,他最想唱這首歌給他聽的人,也許就在現場。


兩隻老虎,兩隻老虎

是什麼關係,是親子是朋友、是情侶還是陌生人

沒人在意,沒人關心

真奇怪,真奇怪


兩隻老虎,兩隻老虎

跑得快,跑得快

跑得快,跑得快

牠們從不關心

牠們從不擁抱


老虎有牙齒,所以從不關心

老虎有爪子,所以無法擁抱


真奇怪,不奇怪

真奇怪,不奇怪


一曲結束,陳宏睿從茫然中回過神,發現如雷的掌聲不絕於耳,他懷疑是自己表演完後覺得輕鬆,便膨脹了自我,產生幻聽。


溫翊嵐不知何時走到他身邊,搭著他的肩跟他一起謝謝觀眾,他這才瞇著眼看清臺下的大家的真的都在拍手。


明明這是一首唱給某一個人的歌,卻得到了大家的認同。


這份難能可貴的經驗,讓陳宏睿從渾沌難解的問題中,找到了一個可以稱之為答案的明白。



莎莎在舊校舍後面找到陳宏睿,遞了罐十元的麥香奶茶給他。


「喏。」


「謝謝,攤位都收完了?」陳宏睿剛剛本來想要幫忙,但依舊被莎莎強硬地拒絕還趕跑了。


「嗯,差不多了。可強打包了半袋關東煮要給你。」


陳宏睿歡呼了一聲,「太好了,我剛剛都沒吃到。」


「對了,我剛剛收攤的時候看到溫翊嵐跟他表哥,就開樂器行的那個,他過來找你,但你不在。」


「咦?」


「表哥要我跟你說,我早就說你比較適合唱歌吧。」


陳宏睿呆愣了一下,這才想起當初去買吉他時,Rocker樂器行老闆的鐵口直斷。


「你真的唱得不錯。」


莎莎這句話讓他呆得更久了,要得到莎莎大人的真心稱讚,可比登天還難。


「謝謝……」


陳宏睿倒有點不好意思了起來,把吸管插進去奶茶裡喝了一大口,包裝瞬間乾癟,就像他剛剛走下舞臺時一樣,整個人像被抽乾似地空虛。


「結果你爸?」


「我不知道他有沒有來。」陳宏睿搖頭,「不過,也沒關係了。我好像知道讓自己發狂、在意的點是什麼了。」


莎莎望著他,等待他開口。


「我發現自己是在那種情況下出生的小孩時,我就一直無法接受自己的身分。自己無法接受自己是很難過的心理狀態,所以我把這種『接受自己』的渴望轉嫁到了我爸身上,拚了命的想讓他接受我。


「但這很弔詭矛盾,連你自己都不要的東西,又怎麼能奢求別人接受呢?即使他是我爸爸,但這樣還是不對的。


「今天,我第一次覺得自己很棒,不管是努力這麼久的成果,還是終於把感情外放,投入在歌曲中唱了出來,我都覺得自己很好。結果,這樣的我被大家接受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


莎莎揚起嘴角,「不知道怎麼形容沒關係,你只要不斷重複這種感覺就好了。」


陳宏睿重重地點了下頭,「莎莎,謝謝你幫我。」


陳宏睿知道莎莎聽了這句一定又會生氣跳腳,但他還是要說出口。


「謝個屁。」


果然。


「喔,還有件事,」莎莎從口袋拿出一張折得好好的紙條,遞給他。


「這什麼?」


陳宏睿翻開那張從筆記本上撕下來,上面還寫著物理筆記的紙條,熟悉的字體草草寫下這幾句話。


他的歌聲,就像一把靠在蘋果上的刀子,

溫柔地繞著圓削著皮,

戛然而止時,你整顆心都裸露了出來。


「你的歌迷寫給你的。」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