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湯川系列] 定時炸彈之謎


 

「親愛的警視廳諸位:

 

我擁有天使之手。這雙手帶來寬恕與解脫,連上帝也無法阻止。因為我就是上帝一般的存在。

 

信仰我的諸位啊,請接受這份上天給予的禮物吧。

 

反抗也沒有用,世界末日終究會來到。

 

PS:順路的話,請與T大Y副教授一同拆開這份禮物。

 

 

                             天使之手」

 

 

■■■

 

帝都大學物理學科第十三號研究室。

 

湯川放下恐嚇信,看著長桌上那盒原本用紅緞帶包裝精美得禮物,拆開後卻是一枚正在倒數計時的炸彈。

 

站在炸彈後方的草薙正慌張地用手機與警視廳總部聯絡。

 

「是、是的,我知道,我跟湯川老師不會擅自行動,好,我了解。」

 

掛斷電話後,草薙呼了一口大氣,再看向炸彈,嚥了口口水。

 

「目前已知嫌犯放了三枚炸彈,一枚在購物中心、一枚在棒球場,另一枚就是我們眼前的這枚。購物中心的炸彈,因未照嫌犯指示,剛剛已被引爆,傷亡情況未知。」

 

「嫌犯對購物中心的指示是?」

 

「跟我們這邊收到的指示一樣,不得有任何人進出建築物。據說是因為有輛車沒聽到廣播聲,從地下停車場開出來的關係。剛剛警方已經疏散帝都大學裡除了這棟建築物其他的教職員及學生了。」

 

湯川心想,就算期末考剛考完,在這棟建築物裡的教職員及學生至少也有上百人。

 

他唯一慶幸的是,被放置炸彈的第十三號研究室今天剛好只剩他一人留守。

 

湯川繞過長桌,走到草薙身邊。「嫌犯的目的跟要求是什麼?」

 

「目前還不知道,但經調查,似乎跟上次的『惡魔之手』嫌犯沒有關係。」

 

湯川苦笑,「還好沒有關係。經過那次之後,不管是去研討會或是參加學生口試,我都學著『謹慎發言』了。八成只是模仿『惡魔之手』的名字吧,真沒有獨創性,下次是什麼?鬼手嗎?」

 

「鬼手的話,嫌犯一定是一位老師!(註)」

 

「草薙,炸彈就在眼前你還能開玩笑啊。」

 

「……」明明是你先提鬼手的……

 

「話說回來,這份大禮是你在哪裡撿到的?」

 

「就放在你們研究室門口啊,我還想著說不定是哪個女學生愛慕湯川副教授所送的禮物……」

 

草薙方才興高采烈地拿著禮物走進,原想揶揄湯川一下,沒想到湯川看完信後,一臉嚴肅地拆開包裝,就變成現在這個局面了……

 

「上面寫著『順路的話,請與T大Y副教授一起拆禮物』,對方似乎知道你今天會來這裡?」

 

「咦?不是你打電話跟我說,有事要我來一趟嗎?」

 

「今天我沒有打電話給你。」

 

草薙搔頭尷尬地道:「呃……老實說我也不是親自接到,是同事轉傳給我的話……」

 

「接到電話的人八成只聽到,『煩請平常的那位刑警到帝大找湯川副教授』,他就自然聯想到你,把話傳給你了吧?不過,現在追究這些也沒用,重點是眼前的炸彈……」

 

 

爆炸倒數計時──3:31。

 

■■■

 

將建築物內的所有人員安置在離十三號研究室最遠的出口處後,兩人重回現場對著炸彈乾瞪眼。

 

過了三十分鐘,警方尚未得到來自嫌犯的任何指示。

 

剛與總部聯絡完的草薙,回頭就向湯川報告,「購物中心的傷亡情況,目前初步了解,有七人死亡,數十人受傷。」

 

「嫌犯還是沒有提出任何要求嗎?」

 

「是的……目前總部評估,是愉快犯的可能性很大。但若進行趨散嫌犯又會馬上引爆炸彈。」

 

湯川聞言,走近炸彈,竟動手開始拆卸。

 

「喂!湯川你在做什麼!」草薙大叫道。

 

「我只是不想把生命交給『天使之手』決定罷了。」

 

拆開第一層後,裸露出炸彈內部複雜的構造,不知為何,其中有二條電線最為搶眼。

 

一條紅色,一條藍色。

 

草薙看得發愣,湯川似乎猜到對方的想法,冷靜地道:「草薙,如果你是炸彈客的話,會製作出剪一條線就會停止的倒數的炸彈嗎?」

 

「呃……不會。」

 

湯川揚起嘴角,「我也是。」

 

湯川觀察了炸彈整理, 神情凝重,陷入長考。

 

草薙忍不住問道,「找出讓炸彈停止的方法了嗎?」

 

「草薙,我是什麼系?」

 

「呃?」

 

湯川自問自答,「物理系。所以關於這類電子產品,我完全沒有概念。」

 

「……」那你剛剛還看那麼久。

 

爆炸倒數計時──2:00。

 

■■■

 

「太好了,棒球場的民眾毫無傷亡地逃脫了!」

 

「他們怎麼辦到的?」

 

「是某隊的總教練鼓起勇氣,把炸彈拿到投手丘正中央掩埋,再同時開放二十六個出口,一聲令下,民眾全數衝出門,炸彈爆炸後只損害了棒球場內外野,沒有任何人受傷。」

 

湯川二話不說,拿起炸彈直接往頂樓走,草薙急急忙忙地跟在後頭,並與總部報告。

 

爆炸倒數計時──0:29。

 

「湯川,別再等了吧,嫌犯應該已經開始逃亡了。」

 

將炸彈放在頂樓後,湯川與草薙站在原地又等了近一個小時,期間從總部打來數十通電話要他們趕快回一樓逃脫,但湯川不為所動,草薙也沒辦法。

 

「草薙,你先走吧,倒數前再通知我。」

 

「你在胡說什麼?」草薙上前緊抓著湯川的肩膀,「湯川,你想送死嗎?」

 

「對一位研究者來說,研究成果等同於生命。若炸彈在這裡爆炸,樓下的研究室及大家的研究心血必會受到波及,所以,我想跟它賭這一把。」

 

之後,不管草薙怎麼勸說,仍無法改變湯川的心意。

 

草薙雖然完全無法理解研究成果之於學者有多重要,但他也可不能眼睜睜看著老友送死。

 

草薙跟總部聯絡後,暫達成協議,讓其他人等到倒數結束那秒再行逃出這裡。

 

「湯川,你說要賭,你想怎麼做?」

 

湯川淡淡一笑,突然握住草薙的手。

 

「我們來比腕力吧。」

 

「比、比腕力?在這種情況下?」

 

「沒著,輸方得將生命託負給勝方。」

 

■■■

 

雖然不懂湯川到底想幹嘛,但草薙已決定留下,所以不管是比腕力還是比大姆指摔跤他也只能奉陪到底。

 

在比腕力的過程中,兩人不相上下,草薙因工作關係時有勞動,湯川則一直保持運動的習慣, 臂、腕力也頗佳。

 

最後,草薙大吼一聲後,將湯川壓倒勝出。

 

賽後,草薙氣喘吁吁,心想,明明只是比個腕力,卻滿身是汗。

 

「草薙……」湯川靠近草薙,倏地抓住住的領帶結。

 

「我,就交給你了……」

 

當草薙莫名紅著臉,還一頭霧水時,湯川解開他的領帶,一把將其抽下。

 

「湯川?」

 

接著,他用領帶當繩子,把炸彈牢牢綁緊,留下一長段。

 

「看過擲鐵餅比賽嗎?」

 

「呃,你說轉一轉,把它丟出去的那種比賽。」

 

「沒錯,雖然只有一次機會,不過你可別丟偏了,後方是操場空地,現在應該沒有人。」

 

「等、等一下,你是要我把炸彈丟出去嗎?」

 

「時間只剩下二分鐘。」

 

草薙連抱怨的時間都沒有,被趕鴨子上架後,他模仿起擲鐵餅的動作,轉了四、五圈,在時間倒數十五秒時,將炸彈丟出。

 

炸彈精準地掉在操場,然後忽然一陣轟聲巨響,濃煙伴隨著火藥味撲鼻而來。

 

草薙看見湯川直視著爆炸處,就像看見實驗成功般,露出滿意的微笑。

 

──所謂的科學家或是學者都如此瘋狂嗎?

 

「看來,上帝站在我們這一邊。」湯川笑道。

 

草薙此時心有餘悸,完全笑不出來。

 

「湯川……我覺得我好像失去跟你繼續交往下去的自信了……」

 

「喔?可是,我才剛把生命託負給你呢。」

 

「……」

 

 

 

 

 

 

 

 

註:某日本漫畫《靈異教師-神眉》裡的主角是一名教師,左手是鬼手。

 

 --

湯川系列也貼完啦,謝謝大家收看:)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