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跨年的第十三號研究室

貼反了Orz時間順序應該先這篇。

 

 

--- 


帝都大學物理學科第十三號研究室


一年的最後一天,十二月三十一日,整間校園幾乎空盪盪的,話雖如此,這應該算是正常的

現象,畢竟學校也開始放寒假,學生們也準備過新年去了,但對研究生及學者的行程表來說

是沒有『放假』二個字的。

 

從年中開始的某個實驗一直進行到年末都沒有可以正式發表的結果,研究生們所期望的假日

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畢竟都是今年的最後一天了,副教授不想回家過

年,但他們想啊!

 

 

等到湯川抬起頭來注意到時,研究室已經空無一人了,大家從早上開始就想盡各種理由跟他

請假,像是肚子痛啊,有急事一定要去辦不可,最後連家裡的貓要生了這種理由都有。

 

雖然知道今天是十二月三十一日,但這個時候才意識到今天是除夕。

 

湯川起身走到牆邊把大燈打開,剛剛他一直是靠桌前的小燈在看資料的,研究室的燈打開後

他覺得有點刺的微瞇上眼。

 

心裡想著雖然可能只剩全年無休的便利商店還開著,但不吃點東西不行,便抓起旁邊衣架上

的大衣要出門時,門的另一邊卻傳來敲門聲。

 

 

好心的幫對方把門拉開後,果然出現熟悉的臉。

 

 

「剛剛看燈沒亮,我還以為你不在...你正要回去嗎?」草薙說。

 

「你既然都來了,那我也只能捨命陪君子嘍。」湯川把剛穿上的大衣又脫下掛在衣架上。

 

「只是順道過來看看。」

 

「喔,那想必你是買菜途中經過比你家還有商店街都還要遠的帝大嘍?」湯川意指他手上二

袋食物說。

 

「哎,把話說得那麼明幹嘛,我好心拿年糕跟蕎麥麵給你吃耶。」

 

 

■■■

 

 

「我說...這樣吃真的沒問題嗎,湯川?」草薙指著酒精燈上架著鐵網正烘烤的年糕說。

 

「這邊只有一個瓦斯爐,正在煮開水等下好下麵,而且,你不覺得你已經吃一個下去了才再

問有點慢嗎?」湯川心裡想著,反正平常不管拿給你用很久沒洗的杯子泡的咖啡,跟不知道

放了多久的爆米花你還不是照吃不誤。

 

 

草薙靠過來打開鍋蓋(這鍋子剛剛湯川洗過了),看看裡面的水,又看看自己的手錶,「這樣

來得及嗎,剩不到一小時了,老人家不是都說蕎麥麵要在今年以前吃完嗎?」

 

「應該來得及吧,麵燙一下,再放進冷水後就可以吃了。」

 

「對了對了,我還有帶清酒來喔,你杯子放哪。」草薙從袋子裡拿出一大罐清酒來,想必是

有預謀過才過來的。

 

「桌子後面的櫃子上,警察到新年還可以休假,真好。」

 

「喂喂,這樣說太對不起我了吧,好歹我也從十二月初一直忙到現在,今天早上也還在東奔

西跑的,晚上溜出來過個年...啊。」草薙話說出口才發現自己把翹班的事也講了。

 

 

湯川微笑,果然跟自己推論的一樣。

 

「總、總之,我好心買慰勞品過來,還被你吐槽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草薙倒了杯酒遞給

湯川。

 

「麵也好了,不過碗只有一個喔。」湯川把麵瀝乾放在碗裡,又另外拿個燒杯裝著醬汁。

 

草薙此時總算興起想放一副碗筷跟杯子在這邊的念頭。

 

幸好剛剛湯川不知道又從哪裡找出來一副免洗筷,才免去草薙要拿攪拌棒來吃麵的窘境。

 

二個大男人就這樣在除夕夜裡的十三號研究室,共用著一個碗吃著麵。

 

「為什麼一定要在今年以前把蕎麥麵吃完啊?」草薙問。

 

「蕎麥麵不是很容易斷嗎?」湯川夾起一條麵線,果然很快就斷掉了,「所以有把今年的厄

運跟辛勞都切斷的意思,不在今年吃完的話,就不吉利了。」

 

 

「原來如此啊!小時候只知道一定要在今年吃完,都不知道為什麼,那我得趕快吃,看明年工

作量能不能變少,多來點好運吧,像是遇到一個美女之類的也不錯。」

 

 

湯川好像沒聽到他的話的樣子,繼續吃著麵。

 

 

二個人就這樣吃著吃著,照理來說會夾到同一條麵的機率是微乎其微,而且蕎麥麵易斷,就算

夾到同一條也會斷掉,但二個人同時夾中的這條麵的韌性可以以跟草薙常跑實驗室的勤勞度相

比了。

 

 

四眼相對,誰的嘴也不肯咬斷這條麵,就這樣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近到湯川的臉在草薙面前

放大十倍,讓草薙的臉都漲紅了,而湯川卻還有閒工夫把鼻樑上的眼鏡拿下,到最後0.00001

公分時,草薙毅然的把麵條咬斷,想別過臉,但早已來不及了。

 

 

唇瓣相貼,湯川主動地如蜻蜓點水式地吻著草薙,正當湯川要進一步攻城掠地時,對方也不示

弱地進攻過來,接吻的形式變成法式的熱吻,草薙主動。

 

 

好不容易到了中場休息時間時,草薙大叫「啊!過了十二點了,麵還沒吃完!!」

 

在一旁整理自己的儀容,並戴上眼鏡的副教授,微瞇著雙眼,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

 

「草薙刑警,看來你明年工作量還是會一樣多,而且更常來本研究室了。」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