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湯川系列衍生] 子供問題 下

草薙選了間看起來不是高價但也非便宜家庭餐廳的義式餐廳進入,大概是還沒到發薪日的關係吧,想請客也沒辦法請高級的。

 

一進門,餐廳的女服務生看到是二個人便馬上脫口而出:「歡迎光臨,今天有情人節套餐,請問你們要坐情人雅座嗎?」話說完才發現不是二個人,其中一個還抱著小孩,而且還是二個大男人。

 

「啊,對不起對不起,三位嗎?請往這邊。」女服務生連忙道歉,並為草薙一行人帶位。

 

「我們這樣比起情人更像家庭吧。」草薙沒頭沒腦地說。

 

「哪個家庭會有二個爸爸的?還是你要當媽媽?」湯川道。

 

草薙本來想回嘴說:『你當比較適合吧?』但後來想到今天算是欠湯川的,還是默默的把話吞回去。

 

就座後,渚坐在兒童專用椅上玩著餐巾,草薙隨意點了幾道菜,還問湯川要不要喝紅酒,卻被湯川以『他可不想幫醉漢照顧小孩。』而拒絕了。

 

渚把折好的餐巾拆開亂拉後,覺得無趣,便拉著湯川的袖子,湯川閉上眼搖了搖頭,渚又是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湯川沒辦法,只好就地取材,拿桌上現有的東西做起簡易的槓桿。

 

「其實我看你也不是那麼不適應小孩子的嘛。」草薙提起他剛剛回家看到的景象跟現在的情況。

 

湯川瞇著眼看他,然後捲起袖子,紅紅一片。

 

「哇…好嚴重的蕁麻疹,不會癢嗎?」草薙擔心地問。

 

「很癢。」

 

「那怎麼都沒看你抓?」

 

「我忍耐著。」

 

「…對不起…」草薙低頭道著歉。

 

「一次應付二個,更嚴重了。」湯川拿起桌上的牙籤放在用叉子跟湯匙做成的槓桿的左邊。

 

「又間接說我是沒邏輯的傢伙了…平常跟你相處也沒看你起蕁麻疹啊…」

 

「你知道為什麼會造成過敏嗎?」湯川把紙巾折了四折,放在槓桿的右邊,形成微妙的平衡,渚看得入迷了。

 

草薙搖搖頭。

 

「因為現在的人類活在太過乾淨的環境,身體的防衛機能沒有適度的活動,所以遇到某些特定的食物、藥物等,便突然地開啟防衛機制。」

 

「嗯嗯。」草薙點點頭,的確有人對海鮮、牛奶之類的東西過敏。

 

「過敏這種東西不多加小心的話,就算是壯漢也會在一夕之間喪命的。」湯川把牙籤往前移,槓桿傾斜。

 

「這麼可怕啊?湯川你真的沒事吧!?那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治療的呢?」

 

「有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副教授微笑。

 

「是什麼?」

 

「防衛機能沒有適度的活動才會過敏,反之,只要讓他們適度的活動就行了,也就是把不危及生命危險的寄生蟲放在體內…」

 

「呃…寄生蟲!」草薙皺著眉,想起以前小學自然課本好像有類似的圖片,長長一條一條的,小學生都覺得很噁心。

 

「這樣你知道了吧?」湯川改變支點的位置,槓桿又平衡了。

 

「知道什麼…啊!!!你說我是寄生蟲嗎!!」草薙反應雖然後知後覺,但也不至於不知不覺。

 

侍者在這個時候上菜了,「不好意思,您的義大利肉醬麵,還有奶油海鮮焗烤飯。」

 

肉醬麵是草薙的,焗烤飯是湯川的。

 

草薙看著眼前一條一條熱氣騰騰的肉醬麵,聯想到剛剛的話題…突然有種反胃的感覺。

 

「湯川,我可不可以跟你換…」

 

「不要。」湯川副教授斷然拒絕好友的哀求,心滿意足地開動了,還自願地用湯匙餵著渚,看來他心情真的變得很好。

 

草薙看了義大利麵又看了身旁二個吃焗烤飯吃得很開心的一大一小,心想:湯川一定是故意的!!

 

■■■

 

吃完飯後,因為渚的要求,湯川又不得不跟著草薙回到他的公寓,只不過物理實驗的遊戲好像引不起渚的興趣了,湯川在草薙那媲美垃圾堆的房子也找不出任何實驗道具,於是草薙便又跟渚玩起你追我跑的遊戲。

 

副教授坐在餐桌旁托腮看著他們跑來跑去,只差沒把房子的屋頂給掀了,便更覺得把這二個歸類到同一種類是正確的學說。

 

小孩子雖然精力旺盛,但還是有停歇的時候,渚跑累了,跟草薙便坐在地板上休息。

 

「哼~哼,嗯嗯,啊~」草薙嘴裡哼著曲子,湯川似乎也聽過這個旋律,好像是某個地方的搖籃曲。

 

哼著哼著,很快的渚的眼睛也跟著閉上了,草薙看著懷中熟睡的小男孩說:「小孩子果然只有睡覺時像天使,啊,他有二個髮旋耶!」

 

「跟你一樣。」

 

「咦?」草薙摸著自己的頭露出狐疑的表情,副教授不經意地說出這種事情還真奇怪。

 

草薙把渚抱起,湯川看著他微笑道:「有想要組織一個可以守護的家庭的感覺了嗎?」

 

草薙聽了差點沒跌倒,真是…明知道他們的關係還故意這樣說的湯川,永遠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草薙把渚放在房裡的床上後回到餐桌旁,問湯川,「喝咖啡嗎?」,湯川看起來好像很累的樣子,記得他以前說過『跟沒有邏輯的人來往,會令我精神疲倦』,可能不只是精神,連肉體也疲倦了。

 

「嗯,咖啡。」湯川點點頭。

 

「今天真是謝謝你了,蕁麻疹有好點了嗎?」草薙把比研究室的即溶咖啡粉還高級一點的ucc咖啡粉倒進馬克杯裡,沖入熱水攪拌後遞給湯川。

 

「跟剛剛比有好多了。」雖然房子很亂,可是馬克杯卻比十三號研究室裡的還乾淨。

 

「喔?是適應了,還是我這隻寄生蟲的功勞?」草薙端著杯子拉開椅子坐在湯川旁。

 

「因為小孩子睡著了的關係吧,說到寄生蟲…接著方才的話吧,如果過敏的症狀消失了,寄生蟲還是會被消滅的。」湯川啜了一口咖啡。

 

「用完了就丟嗎…」草薙突然同情起寄生蟲了。

 

二人之後沈默地喝著咖啡,不一會兒電鈴響了,草薙邊說著一定是渚的父母來接他了邊抱著渚走出去,湯川沒有跟上,還是在餐桌旁喝著咖啡,聽著門口二方寒暄感謝的對話。

 

草薙關上門走回來後,手中多了個禮盒,只是那包裝…怎麼看都像是情人節巧克力。

 

「突然覺得…收到溫泉饅頭還比較高興…」草薙把巧克力放在桌上道。

 

「大概是在路上順道買的謝禮吧,急急忙忙的隨便拿了個禮盒,結帳後才知道是巧克力,買都買了,再耽擱也不好,就直接拿過來了。」湯川無聊地推理著。

 

「嗯,八九不離十,不愧是伽俐略大師。」,草薙邊拆著禮盒邊說,「要吃嗎?巧克力,應景嘛。」

 

「離情人節結束還有一個小時又二十六分。」湯川看著錶道。

 

放了一顆巧克力進嘴裡,草薙含糊地說:「唔…要過嗎?」

 

■■■

 

「為什麼,是,我在下面!!」在單人床上,下方的人正抗議著。

 

「因為今天我心情不好。」上方的人摘下眼鏡放在床頭櫃上冷冷地道。

 

「我以為你是理性大於感性的人…」

 

「我的確是,但今天你欠我一次。」

 

「唔…可以不要用這個還嗎…」

 

湯川用接吻代替回答,草薙死心地想,算了…情人節嘛…也可以解釋成順從情人的節日?!

 

可惜二人在床上的動作沒有持續多久,又傳來了門鈴聲。

 

「「門鈴。」」二人異口同聲地說。

 

最後是草薙起身穿回剛脫下的上衣去應門。

 

「耶?又生病了??!!」草薙大叫。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回去沒多久渚就發作了,果然還是被傳染到了。」心力交瘁的父親一直低著頭。

 

「可是這樣毅跟渚不是都住院了嗎…那…?」草薙疑問著。

 

「三胞胎。」草薙身後的副教授道,目光投注在躲在爸爸身後跟渚長得一模一樣的小男孩身上。

 

原來如此,這麼一來渚會叫所有的男性『爸爸』的謎也就解開了,看來小孩子也不是那麼不合邏輯的,湯川這麼想著。

 

出生後就看到自己身邊有二個一模一樣的人,在學習的過程中造成比較不會辨認人的長相,只大概分得出男女(而且大概是用頭髮長髮去區分的),所以全部的男性都是『爸爸』了。

 

可是把謎解開了,湯川依然對小孩子這種生物過敏,生理的現象是不會說謊的,手臂上的蕁痲疹又一點一點地冒出頭來。

 

「不好意思,薰就麻煩您了。」父親重重地鞠躬。

 

■■■

 

之後草薙跟湯川還是沒辦法單獨二個人過剩下半小時的情人節,而草薙欠湯川的一次後來是用咖啡禮盒打發了,對草薙來說,他應該要感謝這三胞胎才是!?

 

但將軍之後找到的活路只是將死之前的掙扎,只可惜西洋棋功力比副教授差的刑警似乎還沒學會這一點。

 

常磐翻開研究室裡掛著的月曆,月份來到三月,是開學及賞花的月份,但三月十四日那格裡寫的都不是這二件事。

 

『捕寄生蟲』

 

到底是什麼呢?常磐心裡冒了個大大的問號,這裡明明是物理學的研究室而不是生物學啊…不過他知道,在這個研究室裡,喔,不,是在這個世界上,不該知道的事情就不要知道,這樣對大家都好。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