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新手好運氣 20


陳宏睿在補習街下了公車,憑著記憶很快地找到那間店,溫翊嵐常跟表哥借的那台藍色的機車就停在店門口,跟上次一樣的位置。

他探頭一望,剛好是晚餐時間,店裡座無虛席,門口還站了好幾個戴著安全帽等著要外帶的人。落腮鬍老闆忙裡忙外,連溫翊嵐都在他身邊幫忙打包或備料。

老闆拿東西給外帶客人的時候剛好看到陳宏睿,便朝裡面喚道,「喂,小溫,你家小陳來了。」

「是喔!」溫翊嵐邊在圍裙上擦著手邊走出,見了人就開心地道,「陳宏睿站在那邊幹嘛,快過來啊。」

陳宏睿傻愣地走了過去,被溫翊嵐安頓在一張放滿食材的邊桌旁,把海帶豆干跟油豆腐拿走,幫他清出一小塊桌面。

「喏,坐這,你要吃什麼啊?」

他不作二想,唸出一樣的菜單,「火腿蛋炒飯、乾麵和魚丸湯。」

「好,你等一下喔。」

溫翊嵐說完又轉身幫忙去了,他跟老闆就像設定好的工廠生產線,用兩個湯鍋跟一個炒鍋,合作無間地不停產出商品。

「宏睿,拿蔥給我!」溫翊嵐回頭喚道。

「蔥?」

陳宏睿看著桌前幾樣青菜,頓時茫然,家務有郭阿姨幫忙,他從不進廚房,鮮少看到食材的原始樣貌,怎知道哪個是哪個。

「呃……是這個嗎?」

「那是蒜。」溫翊嵐最後還是自己走了過來,選出正確答案,「這個才是蔥。」

「喔——」長得還真像。

客人的訂單消化得差不多之後,陳宏睿的餐點也上桌了,他滿足地大快朵頤,果然還是跟上次一樣好吃。

待桌上的盤子裡的東西掃去一大半後,他抬起眼卻正對上溫翊嵐的臉。

「唔,你也要吃嗎?」雖然剩沒多少……

「我看你吃就好了,」他笑道,「光看你的吃相就覺得飽了。」

「……」這算褒還是貶啊?果然自己還是吃太多了嗎……但真的餓啊。

「對吧?老闆。」

「是啊,而且小陳吃得多,長得高,哈哈。」

溫翊嵐八成今天心情好,沒多理會老闆的吐槽,直叫陳宏睿多吃點,他只好又點了一盤炒麵。

當陳宏睿唏哩呼嚕地吃著炒麵時,又有個客人騎車過來要外帶,溫翊嵐看到便起身走到店門口跟那個客人講話。

陳宏睿的視野被擋了一半,只看到那個客人的背面,他穿著軍綠色上衣,有點寬鬆的工作褲,某個口袋裡還插著隻小榔頭,而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頭上的安全帽,或者應該說是權當機車安全帽的黃色工地用帽子。

老闆把客人要的東西打包好,也湊過去聊了幾句,後來兩人目送他騎車離開,溫翊嵐才回到桌邊。

「我老爸,最近在工地方,好幾天沒碰到他,結果卻在這裡遇到了。」溫翊嵐倏地瞥見又清空的盤子,「你真的很能吃耶,吃飽就開心了吧?」

「我有不開心嗎?」陳宏睿口是心非地回答,不過,讓他不開心的理由也不知不覺消失了。

「有啊,下午臉臭得咧,在不爽啥?」

「我忘了。」

溫翊嵐又是一陣爆笑,直說忘了就好,大力拍了拍他的背,害他差點吞不下那口麵。

陳宏睿吃飽後,兩人一起幫老闆掃地擦桌子收攤,老闆拿了兩罐飲料請他們喝,自己則開了罐台啤。

「我看老溫他們現在在做的那工程有點麻煩,他一個小包商,有時候對付不了大建商的,下面也還有其他工人要吃飯,小溫你多勸勸你爸啊,別太衝動。」

「講過了,我媽也每天都在唸,他大概是嫌煩才都三更半夜回家吧。」

老闆看著溫翊嵐,嘆了口長氣,「也是,要是老溫聽勸的話,你也不會老跟人打架了,父子一個樣。」

「靠,他的事幹嘛扯到我身上,而且又不是我愛打架,我國中好友叫我去幫忙,能不幫嗎!」

老闆啜了口台啤,轉頭對陳宏睿說,「這傢伙就是標準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太容易受朋友影響了,小陳你要多看著他啊。」

溫翊嵐呵呵了幾聲,「扯完我又扯他,老闆你怎麼不說你自己,我聽我爸說你明明以前在大飯店——」

「好、好,我不說我不說了,」老闆撐著膝蓋站起身,「你們兩個也快回家啦。」

「老闆每次都這樣,說不過我就趕人。」

溫翊嵐打開機車後座把安全帽丟給陳宏睿,他偷偷地嗅了嗅,這次沒有香香的味道,大概是A女的女孩不喜歡用香味洗髮精吧。

「老闆以前在大飯店工作喔?」陳宏睿跨上了機車,靠在他耳邊問道。

「是啊,主廚耶!有時候他心情好也會做道功夫菜請我們吃。」溫翊嵐催了催油門,「抓好喔。」

機車駛離小巷,陳宏睿仍好奇地發問,「那為什麼離職啊?」

「啊知,我爸沒講。他們都有很多理由啦。」

陳宏睿喔了一聲就閉上嘴,雙手抓著機車翹起的尾巴,享受被載的放空感。

「哎,陳宏睿。」

「唔?」

「我後來覺得……其實像你們那樣也不錯,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什麼意思啊?」

「你們的目標不就是努力考上T大嗎?」

「我不是……」考上T大,這個爸爸的目標已經不是陳宏睿的目標了。

「是喔,難怪我跟你還合得來,」他笑道,「但我看我們班每個人都這樣,實在跟他們聊不來。不過,我後來想想我也還不知道要做什麼,我去年跟暑假跟我爸去工地幫忙,累是累但也蠻好玩的,有時候無聊就跑來幫老闆顧攤,有個小攤子好像也不錯。」

「這樣很好啊,想做的事很多,我還沒有特別想做的事。」

「不是唱兩隻老虎嗎?」

「對啦對啦,」陳宏睿沒好氣地說,「你的朋友都在另一間學校喔?」

「對啊,就只有我考來這裡,都怪我爸跟班導打什麼賭啊——」

「你也可以讀你想讀的學校吧?」

「可是那時候好像覺得,不來讀就輸了,現在想想還真白痴。」他自嘲地笑了幾聲,「剛開學的時候真的很無聊啊,話題都跟不上也沒朋友,只好常回去找他們。」

路口紅燈,他緩緩停下車,仰著頭說。

「不過,我現在交到你這個有趣的朋友啦。」

 

 

 

 

--

總算是朋友了XDDDD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