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新手好運氣 番外 4-3

長得高的壞處就是才剛換完燈泡,又被拉著去拿衣櫃高處裡的東西,忙到一段落陳宏睿才發現大家已經開始吃年夜飯了。


老家的餐桌不夠讓全部的人就座,小孩子們便捧著碗到客廳吃飯,陳宏睿走到飯廳發現溫翊嵐再次融入眾人,還自然而然地幫爺爺奶奶挾菜。


整頓飯吃下來十分和平溫馨,只有大姑姑忽然發現溫翊嵐長得陌生才問了他是誰,陳宏睿戰戰兢兢地答了「我朋友」後,發現根本沒人在意這個話題,忽然有種防彈背心穿了好幾層,卻走錯戰場的失落感。


陳宏睿不禁開始自我反省,老家以往過年時就常有客人來訪,吃年夜飯時多幾雙筷子也不奇怪。難道是他出了唱片有點名氣後就自我意識過剩,以為大家都會關注自己嗎?


「佛跳牆很好吃耶。」


坐在一旁的溫翊嵐事不關己地享用年夜飯,「我家這幾年不是出去吃餐廳,就是叫年夜飯外燴,好久沒吃到料這麼多的佛跳牆了。」


「姑姑跟伯母她們每年都很辛苦,準備的菜多又豐盛,我都會胖上一兩公斤回家。」


溫翊嵐拿出手機拍下料理照片,笑著說:「我等下去跟她們討教討教,回去讓你天天都變胖。」


陳宏睿心頭一暖,但忽地想起經紀人閻哥嫌他最近臉變圓的事情,覺得自己成了《北風與太陽》裡的旅人,但他還是想跟太陽靠近點。


吃完飯後,陳宏睿原想拉著溫翊嵐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談一下這是怎麼回事,不過,大概溫翊嵐長得一臉肥羊樣,被幾個小朋友拉去玩牌小賭,輸了好幾輪才得己脫身。


陳宏睿帶他上樓,邊走邊笑道:「還好你故意輸,如果你贏的話他們一定不放過你。」


「故意?」溫翊嵐滿腹疑惑,「我剛剛玩牌很認真耶。」


他沉默一陣,「你的牌技……」


「我只是太久沒玩了,要是再讓我玩幾場——」


陳宏睿幾乎可以想像得到,溫翊嵐被那群年年都嫌紅包不夠用的小輩們贏光現金的模樣。


兩人走進一間客房,陳宏睿坐在床邊等著對方老實招供,雖然回老家沒引起什麼大風大浪,但這筆預謀犯案還是要好好算清。


不過,溫翊嵐這會兒還在裝愣,風馬牛不相關地問這房間誰的啊我晚上睡這邊嗎待會要記得下樓問食譜。


「坦白從寬。」


曾當過幾年檢座的陳宏睿若是板起臉來,還是有那麼一個樣子的。


溫翊嵐陪笑地擠往他身邊坐,「其實,這件事我早就想跟你說了——」


「這不是廢話嗎,溫律師。」


這瞬間溫翊嵐寒毛直豎,還以為自己在面對老闆,忍不住揉揉眼。


「繼續。」陳宏睿仍冷著臉。


溫翊嵐倒也不是毫無準備就上戰場,身為執業律師,加上跟陳宏睿相處這麼久,交往也近三年了,對於這場有罪辯護,還是有些對策。


他深吸口氣後準備上場,一臉認真地靠近身邊人,越來越近,近到能感受對方的鼻息,近到兩人只剩不到一個拳頭的距離,微熱感爬上陳宏睿的臉頰,融化了緊繃的表情。


溫翊嵐見狀嘴角一勾,隨即把對方往後輕壓在床鋪上,床單樣式是客家紅花布,或豔紅或粉紅,與框在雙臂間的人相映成趣。


「咦?」


「這是我的最強戰術,」溫翊嵐露齒一笑,「美男計。」


不告而來有罪在先,他是絕對辯不過陳前檢座的,不如好好利用自己本身就有的優勢,他謹記莎莎跟他說過的名言,反正陳宏睿就愛你這張臉。


陳宏睿聞言噗嗤大笑,還差點岔氣。


「不會吧,沒用?」溫翊嵐一時錯愕。


陳宏睿搖搖頭,伸手摸對方的臉,滿足地道:「對我還是蠻有用的。」


溫翊嵐雙眼一瞇,順勢彎下腰,計謀正要一步步得逞時,幾個小鬼不識時務地衝了進來。


「宏睿叔叔!剛剛那個叔叔在哪裡啊!」


「我們要找他玩牌!」


小鬼們食髓知味地找肥羊,而那隻肥羊因為突然被打擾,被陳宏睿大力一推,跌到床鋪邊去了。


「找到了!叔叔快來玩牌啦。」最小的那隻發現目標,拉著溫翊嵐的褲管要把他拖出來。


「別、別別拉,我起來了我起來了!」


溫翊嵐護著褲子剛站起身,手臂卻被陳宏睿抓住。


「這個叔叔沒辦法跟你們玩牌喔,因為我要帶他出去玩。」




---

抱歉,拖好久OAQ

適應新的生活形態中><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