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亞海

ami/亞海 Made inTaiwan
A型 獅子座
喜歡棒球足球、熱愛電影推理小說

這裡以自創/衍生小說為主,請多指教。
作品集:http://raypuppy.weebly.com/
提問:https://ask.fm/raypuppy
微博:http://www.weibo.com/u/1822845623

© ami亞海
Powered by LOFTER

新手好運氣 番外 4-1

花田月下


看到莎莎的訊息時,陳宏睿正與團員、工作人員們在演唱會慶功宴裡熱鬧喧騰。


其實,後天才是巡迴演唱會最後一場,但大家一直吵著要吃龍蝦吃海膽吃大餐,閻哥才勉為其難包下這間海產店,但老闆只有今天有空。


聽說這裡是閻哥的換帖兄弟開的,老闆也長得很江湖味,所以就算提前舉辦,或是看到那略小略髒的店面大家也不敢多說句屁話。


不過,照陳宏睿多年親身下海研究理論,越不起眼的店面,東西好吃的機率就越高,而這次恰巧又驗證了一次。


陳宏睿開心地捧著一整鍋螃蟹猛啃,閻哥坐在他旁邊,生怕他把殼都吃了進去刺到最重要的喉嚨。


直到看到莎莎的訊息,陳宏睿今晚才第一次放下食物。


『我跟Philip分手了。』


他站起身一邊笑著跟眾人打招呼,一邊用手機猛撥網路電話。


普林斯頓現在是幾點啊?不對,莎莎才剛傳訊給我,應該還沒睡才對。


他只是不想接吧。


陳宏睿站在海邊的海產店旁刷手機訊息,螢幕的藍光映照在他臉上,他表情卻越來越暗淡無光。


歷史訊息全是莎莎跟Philip的事,都快三個多月了,最終還是迎向這個結局嗎?


陳宏睿回想當時,莎莎碩士畢業,申請上普林斯頓大學可以跟Philip會合時,他臉上那副又高興興奮但又不想表現出來,嘴裡罵著哈佛大學為何不讓他進去的模樣……


此時手機忽然震動,嚇了陳宏睿一跳,差點握不住,緩了幾秒才接好電話。


『怎麼了?』


聽見溫翊嵐的聲音,他便不自覺地勾起嘴角,「沒事,手機差點滑掉。」


『沒事就好,今天演唱會還好吧?』


「很好啊,那場地不用怕被罰錢,所以就多唱了幾首。」陳宏睿用肩膀夾著手機,拉起外套拉鏈,二月天站在外面吹風還是有點冷。


『真好,他們聽到賺到,真想下去聽。』


他吞下笑聲接著道:「你的帥老闆不在後面嗎?」


溫翊嵐深深嘆了口氣,聲調平淡地回應:『別說了,我這禮拜幾乎每天都跟他一起工作到晚上十點多。』


「再帥再美也看膩了?」


『這倒還好,他還是蠻正的……」他覺得自己後頸冒汗,「呃,你知道的,我只是實話實說。』


陳宏睿這次笑出了聲,「真該好好獎勵你的誠實。」


『那就請我聽演唱會吧。』


「後天剛好有一場啊。」


溫翊嵐發出痛苦的呻吟聲,『真不知道是在小年夜排演唱會的閻哥比較狠,還是小年夜也得跟去開庭的老闆比較狠……』


「閻哥比較狠吧,開庭的日子又不是你老闆決定的。我們都跟閻哥說才沒有人會在小年夜看演唱會,他竟然說就是這樣,才知道你們的真愛粉絲有多少啊,他睜眼說瞎話的能力越來越強了,明明大家都知道是好日子場地被搶了,又不得不辦在訂在小年夜……」


『但票還是賣完了啊。』


「那是中部場地小才賣得完。」其實他們也蠻意外還真的賣得完,可能小年夜辦演唱會太稀奇了吧。


『賣完就是賣完了,而且我不能去,我不是你的真愛。』溫翊嵐沮喪地說,『而且要等過年後你才回臺北,我還是除夕那天下去——』


陳宏睿連忙出聲阻止,「我隔天會直接搭車回彰化,你不是也要回三峽?就別下來了吧,我初二就回去了。」


聽溫翊嵐再次嘆了口氣,他只好不著痕跡地轉移到比較快樂的話題,說今天海產店的菜有多好吃,多聊了十分鐘後,閻哥出來喊人,叫他別站在外面吹風,脖子著涼怎麼辦,陳宏睿這才不捨地說晚安掛斷電話。


要走進店裡時,他才想起沒跟溫翊嵐提到莎莎的事。不過,溫翊嵐聽起來就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他也暫時別幫莎莎大嘴巴好了。


陳宏睿仰望海邊無太多光害的閃亮星空,昨天好像看到新聞說某個幾億光年遠的恆星爆炸了,感覺這世界上好像沒有什麼可以持續至永恆的事情。


「陳宏睿!快給我進來,感冒了喉嚨發不出聲音怎麼辦!」


「閻哥,我在你心裡是不是只有喉嚨重要啊——」


「你應該要慶幸你還有喉嚨!」



巡迴演唱會最後一場結束後,樂團在農曆年前最後的工作也結束了。


陳宏睿在高鐵站與大家話別時,還意外得到經紀人閻哥的紅包。


「靠!裡面真的有包耶!」Yvo迫不及待當場就打開來看,換來閻哥一腳踹在屁股上。


Zax跟學長摸了摸紅包厚度,比小學生還乖地向閻哥道謝。


「閻哥,謝謝,你今年也辛苦了。」


陳宏睿恭敬地跟閻哥說話,搞得他渾身不對勁,「老闆包的,別謝我。你放假也別忘了——」


「我知道,脖子要保暖,不要感冒。」


閻哥扯了下嘴角,拍拍他的背,「放假好好休息吧。」


與北上組分開後,陳宏睿一個人拉著行李走到南下月臺,坐上車搭到彰化站。


走出月臺後,陳宏睿還不熟悉這個新車站,用手機聯絡叔叔陳行禹,得到了下手扶梯就找得到他的指示。


「宏睿!這邊!」


陳行禹在手扶梯前方揮手,陳宏睿看到許久不見的叔叔亦快步迎向前。


「叔叔,我還以為你會叫堂弟他們來接我。」


陳行禹大笑,「開什麼玩笑,大明星耶,當然得我親自來接。」


「我看你是怕待在家裡又被問什麼時候才能拿到博士吧……」


陳行禹好不容易研究所唸四年畢業後當完兵,打混了幾年又說要回學校唸博士,家裡的長輩都看傻了眼,不知還得供養他幾年才夠。


「他們早就懶得唸了,」陳行禹聳聳肩,「對了,你後面那個人是誰啊?」


陳宏睿回頭看,溫翊嵐正站在他身後,露出一口白牙,笑得比窗外的候選人旗幟上的照片還燦爛。


评论(2)
热度(2)